【鏡週刊李育材報導/編輯室報告】

本刊接獲一名80多歲的丁姓婦人投訴,指其位於新北市新店山坡地透天厝的車庫、建物,因上方鄰居興建3樓及駁坎(擋土牆)等違建,導致車庫結構安全遭破壞、建物地基下陷;雙方對簿公堂,丁婦在一、二審都勝訴的情況下,要求鄰居必須將違建拆除。但鄰居楊姓醫師不僅不配合,更仗著其配偶是法官,對她濫訴民、刑事30多案,讓其身心飽受霸凌,與9旬丈夫至今仍不得安寧。

丁婦表示,1999年時,她以高等法院確定判決申請強制執行,要求楊姓醫師拆違建。楊卻辯稱若要拆除駁坎恐危及水土保持,必須向新北市工務局申請「山坡地雜項執照」,先補強確認安全後才能拆除,但新北市工務局告訴他,從汐止林肯大郡在1997年因921地震坍塌後,新北市就不發山坡地雜項執照,所以執行上有困難。

丁婦指出,當時楊的法官太太,屢次用丈夫名義具狀,稱因無法請照,要求法院執行處進行調解;但所提出的和解條件,卻是要用一個難以確認所有權人的平面車位,來交換她有權狀登記的合法車庫,她因此不能接受。但負責執行的司法事務官居然反過來要求她:「限期5天,妳要為債務人取得雜項執照,否則駁回強制執行!」

丁婦很憤怒,認為官官相護,因此具名向司法院檢舉司法事務官,指其利用職務上的權力圖利債務人,侵害她的權益;且後來新北市工務局也發函執行法院,稱:「依法委任建築師請照,即依法核發執照」,並無不發山坡地雜項執照之事,等於打臉鄰居楊姓醫師的說法。

更詭異的是,當丁婦遞出檢舉函給司法院後,楊的法官太太竟在同一天,從法院郵局寄掛號信給她跟執行法院,稱先生從未拒絕請照,會在一週內自行申請執照。不過之後仍屢屢拖延,楊姓醫師更以「因公務員故意刁難不請照了」為由提訴願,最終雖遭新北市訴願委員會駁回,但楊仍不願善罷甘休,陸續再對丁婦提告30多案,更不斷向執行法院提出異議,整起案件迄今已延宕6年。

雖然楊姓醫師的司法動作幾乎全盤皆輸,法院執行處也依《強制執行法》第22條要求楊姓醫師:「債務人顯有履行義務故意不履行,命其提供擔保否則拘提」,但楊姓醫師仍然不從。結果法院執行處竟要丁婦替他先墊付金錢拆違建,她本來拒絕,但法院卻駁回她強制執行申請,無奈之下,丁婦只能替楊代墊500萬元,拆除工程才得以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