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讀者趙興鵬發表/編輯室報告】

新疆烏魯木齊一處社區日前發生十死九傷的祝融之災,被質疑是過度封控阻礙逃生與搶救釀成的,事件持續延燒,大陸上海、武漢、成都等幾個大城出現抗議活動,演變成六四「天安門事件」以來最大的「白紙運動」。

其實,更早內蒙古呼和浩特市也發生一起因新冠肺炎疫情以焊死方式封門,無法打開,造成人間悲劇。

今天會發生如此嚴重抗議事件,粗暴的封控是導火線。早期疫情發生時,就有其他省小區確診者被焊死大門的事情發生。當時,看到這個消息就覺得太離譜,這裡面有太多的危險。例如,萬一發生火災,只有被火活活燒死,或家屬有其他的嚴重疾病發生,危及生命安全時,何來緊急送醫?因噎廢食、慘無人道的作法,雖大陸中央無這樣指令,但放任地方官員為了怕疫情擴散,上級追責,使出來的沒有人性的措施,沒適時檢討糾正,也是造成今天大批學生抗議的社會動盪。

大陸到現在仍然採清零政策,雖然是以小區為單位動態清零,但名為小區實則上數千戶,人口上萬的比比皆是。大部分惡行由小區的物業管理執行,雖然物業否認,但筆者曾經在大陸小區有房產,親遇的無法無天事情,不在少數,現在只是沒有證實,不表示沒有這回事,而且我相信可能性還很高。大陸物業管理由建商成立,建商為可以繼續賺業主的物業費,遲遲不肯輔導業主成立管委會,地方政府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形成物業惡霸式管理,當然包括小區封控。

如果全世界都採用清零政策,相信短短的兩三個月內,可以讓世界新冠絕跡,問題是西方國家採取的是集體免疫,而中國大陸又不能自外於世界,因此,除非閉關,否則清零是無法落實。要跟國外交流,機場港口再嚴,總是有漏網之魚,這漏網之魚,就會造成此起彼落的封城、封鄉、封村、封小區,疲於奔命,改弦更張已到不得不為時候。

地方官員的蠻橫措施,確實影響經濟發展,眾多的悲劇,只是成為中共內部鬥爭的引爆點。根據媒體報導,中共對「白紙運動」可能往「顏色革命」定調。平息六四天安門事件後,中共認為至少可管卅年維穩,而六四事件發生一九八九年到現在已超過卅年,萬一「白紙運動」進入天安門事件樣態,大陸受到西方國家經濟制裁,導致採取對外冒進,用兵台灣,轉移內部矛盾,並非不可能。台灣方面應密切注意事態發展,不能隔岸觀火,只瘋卡達世足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