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記者王昭月報導/編輯室報告】

縣市政府近年標售重劃區抵費地,卻意外引起建商搶標,炒高地價、房價,招來罵名,高雄市政府在平均地權條例修法後,打算部分土地明年起只租不賣,地政局樂見市地處分更具彈性,議員對此正面看待,但強調,若純賣土地供應建商,淪為炒房工具,就絕不容許。

政府依平均地權條例公開標售市地重劃後的扺費地,各縣市作法一致,賣扺費地主要是回收重劃作業開發成本,做為後續開發新重劃區資金,如有盈餘再撥入平均地權基金,或移入市庫,但近年縣市相繼推動市地重劃,高市甚至開發到100多期重劃區,一年約處分總價5、60億土地,被外界質疑帶頭助長建商炒地、炒房,議員不只一次質疑市府為籌措財政大賣「祖公仔地」。

高市地政局表示,近兩年外界屢將房價、地價炒高歸咎於政府帶頭標售土地,中央承受不小壓力,內政部地政司今年修法後,授權地方政府處分扺費地可採標租、標售或設定地上權,高市規畫明年由產業用地只租不賣,執行面處理土地會更有彈性,對投資方而言,高總價的土地可租,也不必一口氣拿太多資金,有助招商引資。

國民黨議員陳美雅說,一直反對市府處分土地只有標售一途,易讓人有大賣「祖公仔地」的負面觀感,年輕人也會覺得房價一直漲,薪水追不上,像農16及美術館區等精華地,幾乎都賣給建商,未留做興建圖書館等公設,有些地段為招商,是可考慮租或賣,但若純賣給建商蓋房子,淪為炒房,她就反對到底。

民進黨議員邱俊憲認為,他先前在議會即建議參照台北,採取出租或地上權設定,當時高市沒有設定地上權的市場,現已漸發展成熟。其實土地放著,肯定無法帶來外部效益,市府日後處分市地,應多管道嘗試,評估最好的土地效益,才對市民有利。

※抵費地:政府為促進地方繁榮,依平均地權條例進行自償性市地重劃時,是由重劃區內的土地所有權人按土地受益比例共同負擔開發費用,但通常的作法是由縣市政府先支應開發費,再以土地所有權人位於重劃區內未建築的土地來抵付,這就是所謂的「抵費地」。平均地權條例修法前,各縣市多以標售方式處分扺費地,用以回收開發成本,做為後續新開發區的資金來源,如有盈餘,半數做為重劃區內建設、管理、維護費,半數撥充平均地權基金,支援巿政建設及挹注巿府財源,落實地利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