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記者郭鴻慧台北報導╱編輯室報告】

社團法人台灣樂齡住宅發展協會副秘書長郭紀子指出,德國住宅發展特別是在都會區域,住民自發組織為滿足「住得起」的居住需求,正在不斷創造新的合作型態,共同創造住宅模式。其中有一個合作住宅聯盟特徵為房屋產權由成員透過合作社聯盟共同持有,將資產從私有轉換為公有財並進行集體管理,完全無法也沒有必要劃分每個社員的份額,是在互信的基礎上促使成員的合作而形成互利,個體就得以在互惠關係中享受極低的房屋租金,尤其在房價不斷上漲的年代裡,產生對組織更高的依賴與向心力。

郭紀子說,德國的合作住宅與社會住宅已經有許多報導,但是,我們在柏林看到了一個很特別的案例,反投機的出租住宅公益型企業的模式,實質是一種合作住宅租屋者聯盟性質的集團。該集團認為,當房子回歸私人所有權,五年或十年後人們難免會想:「好吧,我想要把房子賣掉,換成現金。」即使是合作住宅,只要全體社員同意,合作住宅還是可以被出售。合作住宅聯盟的模式為避免這種可能性,對房屋出售設定了否決權,合作住宅聯盟的成員不得要求集團出賣房屋,因此,在這種合作模式下,合作社成員投入的資金和繳納的租金再也不可能從項目中抽離出來。

據郭紀子介紹,這種「共產合作租賃住宅」的具體做法是,首先,由一群要買房子的人先成立1號NPO組織,再成立一家由該NPO組織持股的法人A公司,當找到標的物要正式買房子的時候,合作社成員亦即承租人再成立2號NPO組織,再共同與A公司成立一家B公司來購買房屋,B公司股權分別由A公司及2號NPO組織共同持有,依此邏輯每一棟合作租賃住宅就是一家公司持有型態,其中購屋費用由居住者以類似保證金型態支付20%房屋費用,其餘80%由B公司跟銀行貸款,但住戶要每月定期支付房屋租金。

郭紀子說,「共產合作租賃住宅」永遠不涉及出售,也就斷絕了商業思維和投機回報的期望,讓真正住在房子裡的人可以管理這個房子,享受遠低於市場行情的租金價格。而任何一戶遷離或空屋出現,新遷入者必須經過本案住戶會議討論通過,才能進駐並成為該合作租賃住宅聯盟的一員。這種住宅共有制的方式,完全脫離市場,成為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共產模範,已經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奧地利和荷蘭等國已經出現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