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報導╱社工師陳育恆發表/編輯室報告】

社會住宅的重要性由社工師簡略介紹前,先說明本人遇見身為弱勢族群的個案租私宅面臨怎麼樣的難關。

第一種,租不到房子但未無家可歸,由善心人士搭建鐵皮屋提供棲身之所。個人判斷是因為案家當中有一位青年智能障礙者,恐有破壞家俱之可能,才會求助無門,始終無房東願意出租給案家。而案家鐵皮屋屋況當然是比不上市面上能夠出租的房屋品質。

第二種,租得到通常有弱勢者以外的經濟能力者,但是可能拿不到租金補助。比方說中低收入戶當中,有一位兒子具有穩定的工作,月收入達3萬左右,全家共住租屋裡頭;由於身障者本身屬於肢體障礙第7類,所以房東認為沒有毀損家俱的可能性。

然後當要申請營建署私宅租金補助時,期待案主能跟房東協議能否提供應附資料如地契等等,而房東拒絕,原因是必須繳交額外的稅金。爾後與案主會談,或許給予門牌號碼案主還是婉拒。

其實案主很清楚自己的處境,知道自己並沒有承擔得罪房東的風險,其認知中存在著「少拿點補助,不增添房東麻煩,以換取房東願意更長時間出租給案家」這種想法。

社工師在下認為此乃資本主義盛行台灣的社會結構問題,而有以下方向方針提供:

1.朝向日本房東房客權益走向,增減房東房客彼此的權利義務,減少台灣惡房東層出不窮的新聞。

2.加速全台各地社會住宅的建立,各縣市各鄉鎮都有弱勢族群的存在,是我們大眾沒有意願或沒有時空間去看見。

畢竟房東出租房子所求不過是賺錢,房客最優先者除了房東個人偏好外,通常以能有固定收入、能夠不拖繳、不欠繳房租者優先,比方說職業為軍公教、公私部門有提供定額租金補帖者,以及上市上櫃上班族等等。次之者諸如各種弱勢族群,中老年人、未有穩定工作者、各類身心障礙者等等。

社會住宅的重要性,除了提供弱勢族群入住保證的居住正義外,也能減少求租時所面臨的偏見歧視,將無故不再續約落得無家可歸的風險降至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