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日報報導/紐約執業律師黃啟源發表/編輯室報告】

沈先生是一位成功的電腦工作人員,他的腦筋敏銳,工作勤奮;但是他不愛交際,甚至連一兩個朋友都沒有。最近他開發的軟體賺了一筆錢,他相購買一棟寬廣、全新的住宅作為他人生的城堡。沒有人打攪他,讓他能夠專心從事電腦軟體的開發。經過幾個月的找尋,他找到長島Glenn Cove(格聯叩富)的一棟豪宅。這處豪宅是四棟土地相鄰的全新豪宅,每棟180萬元,土地各有三分之一英畝,彼此分開,但相隔不遠。

開發商說,因為這四棟豪宅自己形成一個小社區,為了統一管理公共道路上的鏟雪、垃圾、剪草、維護地下水管、排水道等工作,他把這四個家庭的所有人組成一個住宅所有人協會,彼此商量如何處理這些共同的工作,分擔這些費用。一般說來,每個月只需要250元左右。

沈先生一聽,花了這麼多錢買了豪宅,還要和鄰居打交道,商議共同的事務。他倒寧可另外再找一戶不必和鄰居打交道的豪宅,比較自在一點。但是他的律師說,這種住宅所有人協會一般都沒有什麼例會、章程等,不像共有公寓或合作公寓等組織,有那麼多麻煩的規定。很少的幾件事,彼此打個招呼便完了;沈先生還是相當猶豫。

本案啟示:

屋主之間的社區組織除了共同與合作公寓之外,還有一種近乎隱形的「住宅所有人協會」(Home Owners’ Association,HOA)。這種協會不像前兩種協會,創立人必須製作認股說明書,提交紐約州檢察總長批准。開發商只要在當地的土地登記處登記一份宣言便可以了。因此除非相當有經驗的律師,否則沒辦法從閱讀產權報告中得知這種協會的存在。

這種協會的作用,一般都只是要統一社區公共地區的整理與修繕,沒有其他的事情,對每一位社員不應該造成生活上的不便。至於房屋的買賣租賃,該協會更沒有發言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