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報導/文化大學法學院教授謝榮堂發表/編輯室報告】

台灣有誰不知道大彎北段大直是豪宅區?雖然依法應該是商業區與娛樂區,這麽多年來,為何當時及後來的臺北市政府放任違規二十年?再者,商業區與娛樂區的建築物內部格局及管線配置會根本不一樣,難道負責工程驗收及督導的北市府官員全部被蒙蔽達二十年嗎?

至於都市計劃使用分區屬於專業法規概念,只有建商、地主及主管機關最清楚這類分區的意義與使用限制。誠如柯市長表示,就地合法當然不公平,但永遠非法下去也不是辦法。首先要釐清為何不公平?因為建商在不得作為住宅使用的土地上,將建築物蓋成住宅,並且以住宅出售給不瞭解其中違規情形的無辜買者,錢由建商賺,違規責任及繳納怠金等義務由不知情的住戶承擔,當然不公平!

《建築法》上,將建物違規區分為行為責任或狀態責任,行為責任就是誰做的誰負責;而狀態責任是基於重大公共利益考量,而且因為行為人已經不可考,為避免違法狀態持續危害,所以由目前持有人例外承擔違法狀態的改善責任,例如回復原狀,然就大灣北段或內湖五期而言,違規的建商很明確,而且從中獲利頗豐,不論回復責任及繳納怠金義務,理應由行為人,也就是建商承擔回復的行為責任,藉此避免及警告不良建商,不得繼續違規使用土地及建造違反建築法規的房屋,出售給不知情者,從中獲取巨額不法利益也必須以怠金形式繳回,不得最後再將所有責任全部推給背負數十年貸款的善意買家。

至於有學者認為就地合法是創惡例,其實非也,可能該名學者對於實際違規由來不清楚,不瞭解違規形成背景因素,單就法律面認為不合理。違規狀態拖延越久,責任與事態就會越難釐清。柯市長就此歷史共業展現勇於任事,負責解決問題的高度與態度,個人深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