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01廖俊升、陳康智報導/編輯室報告】

反修例運動持續逾月,示威蔓延至各社區,17日來到土瓜灣。因應「光復紅土」遊行,土瓜灣道上多間商舖拉閘休息,部分更在門上裝上木板。區內一間紋身及剪髮店外卻設有一幅「連儂牆」,貼上寫有示威字句的Memo紙,也有宣傳今天紅土遊行的宣傳單張。

這家小店照常營業,記者站在門外看著那幅連儂牆,一位土瓜灣街坊走來對我們盛讚這間店「有性格」,又指他們是土瓜灣數一數二的髮廊,也是少有敢於在土瓜灣這個被指是「深紅」的地區上,擺出連儂牆的小店。記者推門進內,即被內裡的舊照和舊招牌吸引目光。小店分成兩邊,一邊是放著洗頭床的剪髮區,一邊是紋身的地方,櫥櫃擺滿紋身和飛髮的工具,上面放著蝙蝠俠和鐵甲奇俠的模型,播放英文歌,充滿歐美味道。

小店其中一位負責人今日回到店內開舖打點,記者便好奇向他查問這幅「土瓜灣連儂牆」的由來。他說,其實此連儂牆不是由他及店員所設。他憶述有一班學生推着放滿示威物資的手推車經過舖頭,問及能否借他店的一幅玻璃及外牆起連儂牆。他認為在香港,人人均有表達意見的權利,故一口答應學生的請求。

他笑言,這幅連儂牆上的海報不時被人撕走,但隨即又會有人貼上新的海報,他認為這樣「貼下撕下」並無傷大雅,「我覺得連儂牆係唔使守,真嗰幅連儂牆都唔會有人守住自己啲畫,咪由得佢哋運作」,故一直保留着連儂牆,成就了土瓜灣區內的獨特風景。

這家紋身小店放滿歐美風格的舊物,與店外的連儂牆映襯起來,究竟這家如此具風格的小店是如何誕生?店主說,他與八、九名同樣熱愛舊車和復古物品;均為髮型設計師和紋身師傅的朋友組織而成。在開店前,他們同為電單愛好者卻一直苦惱於沒有地方一同研究舊車,便漸漸萌生起在工廠大廈組一個單位「一齊整車」的念頭,可惜一直未能真正達成。

有一日,其中一名紋身師傅朋友稱希望能開一間屬於自己的紋身店,而另一名髮型設計師友人隨即表示「不如擺張櫈係到剪埋頭髮」,經他們七嘴八舌的一番熱烈討論之後,終於在5年前想出了髮型屋混合紋身店的獨特想法,他形容是使原本就志同道合的一班朋友有一個「開開心心,又做到嘢嘅地方」。

政府提出《逃犯條例》修訂案猶如一石擊起千層浪,不單引爆了一場波瀾壯闊的社會運動,也激起不少香港人對這個地方的熱愛,甚至有人將這份感情刻於自己的身上。他指,這兩個月前來紋上關於香港和政治題材的紋身比之前更多,就算純粹是「香港」和「香港加油」也不勝其數。

來到今天,示威經已非六月初時溫和,警方與示威者的武力也不斷升級,同樣會參與遊行的他說,不希望有暴力的情況出現,惟他解鈴還需繫鈴人,只有政府才能化解干戈。

今日遊行來到自己的「主場」土瓜灣,他們是少數在土瓜灣道上有開門的舖頭,更加是沒有做防禦措施。他直言,過去的示威行動中,鮮見商舖受波及,不理解為何要害怕。

「大家都會認為香港係中國既一部分,唔希望會亂,希望大家可以有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