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記者徐義平報導/編輯室報告】

對於去年下達「危老案」軍令狀,今年要達成核定500案、1萬戶的目標,內政部政務次長花敬群坦言,今年應該是達不到了,坦承自己錯估情勢,太過樂觀,而且也點出問題所在,「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物加速重建條例」上路已經超過1年,但多數地方政府的自治條例尚未完成,尤其是台北市,導致有數十個「危老案」等在那邊。

針對當初提出500案達1萬戶的「危老案」核定通過軍令狀,花敬群解釋,這個數字是根據全台新建住宅10萬戶,若1年根據「老危屋條例」通過500案、1萬戶,僅是新建住宅的10分之1,其實當初我們認為是可以達成,而且是合理,但是沒想到該條例自2017年5月中發布實施至今,已經快要1年半,但多數縣市的自治條例卻還躺在議會,導致很多百分百的「危老案」等在那邊,等著地方政府放寬建蔽率與興建高度,據我所知,光是台北市就有30多案在等待。預期今年年底部分縣市會通過地方自治條例,再碰上新法上路3年內申請的時程容積獎勵10%將面臨落日,預期2019年下半年到2020年上半年申請的量會大爆發。

在都更條例修正草案未三讀通過前,目前多數建商,甚至實施者想要走危老方式,但老危屋條例設有10年落日條款,倘若後續申請熱絡,花敬群表示,目前並沒有打算延長的想法,一切還是依據當初訂定的法規進行,即便該法落日了,但這段時間都更條例也可能已經三讀通過,因此,還是可以走都更模式。

不過,不論是是危老或者是都更,其實最理想情況就是都市再生,但都市再生並非一個街廓直接用推土機推掉才算,也可以分區分快將這塊拼圖完成,但是,終究都需要很多條件成熟,民眾相信政府,政府能力也夠,才會使得空間整體發展有期待與共同願景,最終走回到都市再生的目標,因此,未來十年是充滿想像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