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報作者黃彥鈞報導/編輯室報告】
軟銀公布財報大幅虧損 65 億美元,也是軟銀有史以來最大的單季虧損。其中辦公空間租賃公司 WeWork 影響甚鉅,軟銀創辦人孫正義承認投資陷入困境的 WeWork 是一個錯誤。
WeWork 從試圖公開上市以來就處於混亂之中,前執行長 Adam Neumann 又爆出吸食大麻和售出公司股票套現 7 億美元等新聞,各種失控行徑讓公司失去市場信任。孫正義表示 WeWork 的問題對軟銀和願景基金帶來了巨大的影響,他也坦承當初對 Neumann 管理上的問題視而不見。「我的投資判斷在很多面向上都不對。」孫正義說,他也對這個決定感到後悔。
除了軟銀單季虧損 65 億美元破紀錄之外,與沙烏地阿拉伯合作的願景基金更嚴重縮水 89 億美元,並減少對包括 Uber 在內超過 20 家公司的投資。軟銀砸下了 95 億美元紓困 WeWork,並取得高達 80% 的股份,但無法擁有完全的控制權。軟銀任命了前 Sprint 執行長 Marcelo Claure 為執行董事長,試圖為 WeWork 力挽狂瀾。
孫正義指出目前已經為 WeWork 制定了一個計畫,預計以三個步驟改善公司體制。由於興建新建築的成本很高,因此第一步就是在未來三到四年停止建造新的辦公室。第二步則是從其他地方削減成本,第三步是放棄無法獲利的其他業務。「透過這三個做法,我們相信我們將能大幅改善 WeWork 的狀況。」孫正義說道,他還是對能將 WeWork 改造為能夠獲利的企業感到樂觀。孫正義是否真的能妙手回春,讓 WeWork 起死回生,值得繼續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