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浪網、央視財經報導/編輯室報告】

消費者到房屋租賃公司去租房子,繳納每月的房租,這原本是一件大家早已熟悉、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今年以來,很多名不見經傳的房屋租賃公司,一夜之間擁有了龐大的資金支持,大幅度擴充聚斂了市場上的出租房源,大量在市場上推出了一種名為「租房貸」的房屋租賃服務。

隨著這一看似創新的金融服務進入租房市場,近期全國多地卻發生了多起由於「租房貸」而導致的消費糾紛…

長租公寓爆倉坑慘4000位房東和租客??漂泊一族遭遇租房「陷阱」
2018年9月1日,「愛公寓」上海分公司總部所在的位於上海市徐匯區的公司里聚集了一大波人,他們中既有房東、也有租客,都是來討要房租或押金的。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在一個名為「愛公寓」消費者維權群里,看到了更多針對該公司拖欠房租和押金的投訴,甚至有租客反映,他們面臨著被房東清退出門,無家可歸的地步。記者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得知,這家名為上海歆禺房屋租賃有限公司僅在2018年,因房屋租賃合同糾紛被起訴的案件就多達十餘件。

「愛公寓」成立於2017年,母公司為上海歆禺房屋租賃有限公司,業務包括了房地產經紀、物業管理、自有房屋租賃等,其中核心業務為分散式長租公寓。

不同於整棟經營的集中式長租公寓,所謂分散式長租公寓,房源主要為個人房屋。因此公司通常會先跟房東簽署3到5年不等的長期租賃合同,獲取房源,再通過對房屋進行裝修包裝,轉租給租客,從中獲利。

「愛公寓」目前經營長租公寓約4000套,但從2018年4月起,公司資金鏈斷裂。2018年5月,公司通過股權出讓的方式,將股份分別轉讓給了北京華巍物業管理公司和上海歆東商務諮詢事務所,但目前仍然有4000多名房東或租戶被拖欠房租或押金。

「愛公寓」的房東李先生,2年前將房子以4300元每月的價格與「愛公寓」簽訂了一份為期5年的租賃合同。合同簽訂之初,「愛公寓」還能按照合同約定,按月支付房租,可沒過多久,便開始拖欠房租,經常四五個月不交。李先生曾想過去法院起訴,但轉念一想覺得打官司損失太大,便放棄了這個念頭。為了順利拿到自己應得的房租,李先生只好耐著性子一趟趟往公司跑,最多一天能跑三趟。

相比這些已經數月沒有收到房租的房東來說,租客們則表示更冤,他們不明白,自己每月都按時交納的租金究竟去了哪裡。

在北京市安理律師事務所律師白昊看來,這些長租公寓平台向租客信誓旦旦地承諾「沒有任何風險和責任」,實際上只是一個麻痹消費者的虛假宣傳。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和《擔保法》規定,租客作為直接借款人,一旦長租公寓跑路或者不願還款,責任依然要落在租客頭上。

北京市安理律師事務所律師 白昊:這個選擇權不在於中介機構的承諾,而在於金融平台的選擇權。將來如果中介機構不能履行相應的還款責任,金融機構是有權向租客主張還款的。

白昊律師稱,這種「押一付一」的模式看上去跟普通的交租方式沒什麼區別,實際上卻是完全不同的法律關係。一般的租房合同只是普通的租賃關係,而一旦涉及向第三方金融機構借貸,則是金融借款,相當於給租客又套上了一道枷鎖。

近幾年國家出台了一系列鼓勵發展房屋租賃市場的舉措,尤其是長租市場,因此催生了一大批長租公寓平台公司。

這些輕資產企業要從銀行獲得貸款並不容易,於是一些長租平台便開始利用租客的個人信用,以空手套白狼的形式,從互聯網金融平台、銀行等金融機構套取貸款,一次性獲得大量資金。之後長租公寓平台再以月付方式向房東付租,以年付方式向租客收租,就可以形成少則半年,多則11個月的租金佔用期。再加上押金和服務費等費用,平台實際上就形成了一個數量可觀的資金池。

北京市安理律師事務所律師 白昊:根據房地產交易管理辦法,中介機構應當如實向委託人彙報情況,其次不得佔用和挪用相關資金。假設我們無法對其監管,而中介機構又藉此跑路或者用於其它地方,後續的危害將會直接由相關的承租人租客或者其他相關人員承擔。

半小時觀察
租房,原本是建立健全房地產市場發展的一個重要環節,是房地產市場上一件值得鼓勵和發展的產業,但隨著金融槓桿化的加入,眼下的租房市場似乎很難再平穩平靜。房屋租賃公司在租客和房東不知情的情況下,直接引入了貸款因素,在這些資金得不到有效監管的前提下,房東租客的消費權益很可能會成為被套路的犧牲品。

租賃市場是一個最需要誠信的市場,房屋租賃又事關老百姓最根本的民生問題。對於市場上存在的這種問題,我們提醒各地職能部門,應更加積極地深入調查核實,依法嚴密監管,讓「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這句話,實實在在落實到市場發展中,站在維護消費者權益、防範金融風險的角度上,讓房屋租賃回歸「租房」的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