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之聲鄭仲嵐報導/編輯室報告】

「看到我當選很開心,不斷跑來恭喜我,很熱情」。 31歲的香港西貢欣英的區議員當選人鐘錦麟,面對德國之聲采訪,心中仿佛卸下一塊大石。香港在11月24日舉辦區議會選舉,歷經一整夜的開票後,屬於泛民主派的陣營,在452席中拿​​下388席,而較親北京政府的建制派,則拿下59席,創下歷史上的慘敗。

香港自從6月9日,因為「逃犯條例」制定而爆发反送中抗議以來,不斷地在抗議時被警方驅離,甚至惡意對待,各種不公平的虐待時有所聞。而政府則是堅守其立場,除了撤回逃犯條例外,便不再對示威者的要求近一步表態,在區議會的選舉結束後,很多新聞媒體都解讀,這是「民主自由陣營的大勝」。

「這次選舉真的很困難,好像民生比重較低了,反而政治味濃了點」,鐘錦麟自從22歲當選區議會議員以來,這次已經是他第二次連任。區議員原先在香港政治中,是個較不受重視的職位,跟立法會不同,區議員不具有任何政治實權,而是負責區域內街坊的民生問題,舉凡環境衛生、到社區交通改善等,區議員必須一一詳實紀錄,然後再呈報給港府作為改善依據。

然而,在反送中抗議的效應下,這次的街坊已經不再將區議會選舉視為一般選舉,而是一種政治表態。鐘錦麟說:「我碰到好多街坊擔憂,香港會不會愈來愈亂,是不是該平靜點?」,有些過去三年多都是老街坊朋友,這次卻因為政治上的因素,不投給隸屬泛民主派的他,選擇投給敵對的建制派陣營。

社區的連結,在香港的歷史发展中極為重要。香港在70年代起,大量興建公共屋村,給予當年來港求生的人們一個安居立命之所。在1997年香港回歸後,香港的屋村也成為中國大陸政府的目標,親中國大陸的建制派,在社區聯絡上下了極大功夫,過往的區議員選舉上,建制派總是佔有較好優勢。

25歲的香港荃灣西區議員當選人易承聰,原先只是位心理學系的大學生,在2014年的香港雨傘運動後,啟蒙對香港政治的興趣,決定出來參選區議員,最後以62%得票率,超過4700票奪下區議員位置。他跟德國之聲表示:「我想盡一份心力,為了公義 而參政,讓香港社會出現改善,我覺得是好事」。

易承聰跟德國之聲說明,香港選舉在過去有所謂「蛇齋餅粽」等惡習,意即參選者平時透過蛇羹、齋飯、月餅與粽子等小利,去利誘選民在選舉時投給該人。這樣的方式過往建制派常常使用,也不時遭到批評,但是易承聰決定打破這樣傳統,拿回社區連結,過往建制派較拿手的區域,年輕人要用行動親自與老一輩溝通。

「這幾年愈來愈多年輕人出來,跟北京嚴重打壓有關,以前不是那麼嚴厲直接,但現在直接打壓人權自由,不讓香港人有機會有民主,很多年輕人都看在眼裡」。 26歲的岑敖暉,從香港雨傘運動以來,就積極參與政治,也成為年輕一輩中有名的民運人士,這次選舉中,他也順利當選荃灣海濱區議員。

從小在海濱區長大,岑敖暉自然對荃灣有份感情,然而在反送中運動以來,岑敖暉深切感受到,香港正在邁入「死亡階段」。 「就像台灣2018年地方選舉後,開始流行『亡國感』一詞,但香港人的感覺更明顯,我們就要不見了」。他說,香港在這時面臨最後階段,才造成香港人不顧一切地起來反抗。

然而,就算是選上區議員,岑敖暉依舊不認為香港的前途是樂觀。 「台灣的選舉,對權力的改變有真實的意義,不論總統、市長、立委或是市議員,得到的都是真實權利」,但區議會的大勝,不代表政治上就有任何話語權,岑敖暉認為,未來還是要步步為營。

「如果說這次贏了,香港就贏了,五大訴求就會成立了,這是不可能的」。岑敖暉認為,贏後把握每個機會,從街頭,經濟,對美國關系,到各式大小選舉都要把握。 「贏下不同陣地,守住每個小地方,不給建制派有滲透機會」,岑敖暉認為,今後的香港,每一個地方都要守住,才能替自己家鄉做出最大貢獻。

而25歲的謝旻澤,則是這次選舉中,相對沒經驗的素人。在參選前,他不過是個科技小公司的合伙人。他對德國之聲說:「當我說要先暫時放棄(事業),讓好友先分擔企業時,他們一度要我別擔心,並支持我」。

謝旻澤的政治啟蒙,來自香港本土派人士梁天琦的啟发。在兩年前,他當時看到梁天琦在旺角的「魚蛋革命」的沖突時,認為需要替香港做些事,「我想兩年前梁天琦說的話現在都應驗了,『政府需對人民負責,社會就不會亂,香港不是想亂而亂,源頭是來自政府漠視』」,梁天琦說。

然而,決定出來參選後,謝旻澤也碰到不少街坊的冷嘲熱諷。 「他們就覺得你年輕,什麼都不懂。但我覺得只要有心,做好地區聯系,我們年輕人絕對不是想象中這麼盲目」。當他當選後,出去面對居民時,所感受到的熱情讓他相當感動,「我覺得膊頭上的擔子十分重了」,謝旻澤說。

對於這次得反送中抗議,所激发出來的投票率,這幾位當選人都感到相當訝異。然而,對於將來香港的未來,他們都認為區議員除了社區連結,還有政治理念的傳承。謝旻澤說:「未來區議會其中一項重點的工作,就是要增加透明度,令居民更加能夠清楚議會的運作及公帑的運用,繼而能夠借此表達自己的意見」。

表達意見的重要性,讓許多人認為可以讓區內的街坊學習民主的精神。鐘錦麟認為,要跟街坊溝通,認為政府有沒有落實承諾,是很重要的,他說:「成長背景不是絕對的,吸收兩邊的資訊後判斷,理解社區氛圍都很重要,但就是要制造民主氛圍,讓大家有團體決定,尊重對方的形式」,他認為了解民主後,才能擋住建制派。

謝旻澤則認為,讓居民更加能夠清楚議會的運作及公帑的運用,才能夠表達自己的意見。在區議會學習民主制度,才能體現相互尊重的精神。

這次的選舉有許多香港年輕人出來參選,易承聰認為:「這是好事,我們這代年輕人不是沉默的,香港的獅子山精神,拼命工作努力生活,大家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爭取更好的社會,大家都不想離開香港,我們會加油,無論何時都繼續為香港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