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蘋果日報報導/編輯室報告】

「黃色經濟圈」近日成為不少媒體熱烈討論的話題,畢竟這個構想已被付諸實行,包括各種教人尋找黃店的飲食網站及Apps相繼推出,亦確實有不少黃店遭市民狠狠「懲罰」而成了逆市奇葩,接下來所要討論的,其實是持續性(sustainability)的問題。有人因此認為,應該將「黃色經濟圈」深化為「良心」或「公義」社區圈,才能夠在日常生活中,將反送中逆權運動延續下去。而這亦是讓那些不想違背自己信念的「和非理」,在遊行示威以外,可以積極參與的抗爭行動,借用美國學者James Scott所提出的概念,亦即「弱者的武器」。

身為政治學及人類學家的耶魯大學教授James Scott,曾在1985年出版的著作《弱者的武器:農民反抗的日常形式》(Weapons of the Weak: Everyday Forms of Peasant Resistance)中,講述他在1978到1980年間於馬來西亞一個名為賽達卡(Sedaka)小農村所進行的田野調查(field study)。根據他的研究,當地貧農與佃農,面對地主與富農的經濟霸權欺壓,並沒有採取激烈的流血革命,而是在日常生活之中用簡單的形式來作出反抗,例如偷懶、流言中傷、罷工,甚至其他搞破壞行徑等,而這些抗爭手段被稱之為「日常反抗」,成本極低,而且自主,幾乎不用事先的協調和計劃,同時避免與政權或惡勢力發生任何直接衝突,卻又能施加壓力,迫使對方讓步。

Jame Scott所講的這種「日常反抗」,正正就是無權無勢弱者的武器,但跟黃色經濟圈有甚麼關係?事實上,外出食飯、購物玩樂等消費,都是不少港人的日常活動,正所謂「肥水不流別人田」,既然要使錢,倒不如花在和自己政見相同的商家身上。就如不少評論所指,黃色經濟圈的概念其實並不止是鼓勵黃絲,光顧那些因敢於公開政治取態而遭打壓的商店,而是要作為一種抗爭手段,反制中共強迫藝人及商家表態「愛國」而出現的紅色經濟圈。

過去數年,由商家到藝人,紛紛為飯碗投共,在微博表態「愛國」,甚至「愛黨」,肉麻程度讓人作嘔。而黃色經濟圈就是讓抗爭帶入日常生活中,以最低成本讓所有人都能夠參與得到,透過非政治性的飲飲食食及其他消費行為來作政治表態。正如James Scott所言,儘管日常反抗的形式是個體的獨立行動,但只要大家願意一起堅持去做,就能夠形成協同的行動,產生重大意義,甚至巨大威力。

透過黃色經濟圈進行反制,至少起碼讓這些商家與藝人,想要賺港人的錢,請不要過份親共,或成為港府的宣傳工具。更長遠的目標是要讓黃色經濟圈逐漸形成一股經濟力量,吸引那些所謂中立或淺藍的商家加入,對港府構成政治壓力。而一些黃店打工的黃絲,日後要參與罷工,都不用怕被老闆秋後算賬,飯碗不保。

然而,也有人對黃色經濟圈提出質疑,認為單單讓黃店老闆賺大錢,將無法讓整場反送中逆權運動延續下去,到最後亦會因流失支持或運動褪色而令整個經濟圈無法持續。因此,有人提出要將黃色經濟圈,深化成良心社區或公義社群,做到將資源回饋在逆權運動作出犧牲的前線手足及參與者。例如,龍門冰室老闆張俊傑,就身體力行,成立「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不但向有需要的手足提供經濟援助,還開設各種職業培訓班、興趣班,甚至安排心理輔導,並招募各種義工,讓不同手足能夠貢獻所長,由受助者變成互助者。該中心還聯絡不同僱主,為因參與運動而失業或遭到警方起訴的抗爭者配對工作。難怪有人就笑言,龍門冰室老闆搞緊黃絲版工聯會。

這些做法,其實正正是社福機構所推動的「充權」(Empowerment)概念,讓在運動中一時受挫、失去家人支持或面臨被起訴的抗爭者,能夠重新透過參與、信賴、學習和採取集體行動,助己助人,最終達至推動社會轉變。最理想的是,能夠實現已故美國加州大學教授John Friedmann(1926–2017)所指的3種相輔相承充權,包括心理充權(使個人相信其具有改變的能力)、社會充權(協助社會結構的改變,以順應個人所完成的個別充權),和政治充權(使社會的基本權力結構產生改變)。

從充權這個概念來看,要推動良心社區公義社群,其實是一個極具野心的宏大計劃,如同在香港推動一場反霸權、抗專制、關懷弱勢與宣揚互助友愛精神的人心革命。事實上,香港人的市儈、「超現實」舉世知名,一場反送中逆權運動已令外界對此一印象有所改變。若這場人心革命能夠成功,則可將整場運動推向另一層次,而這正正是中共所忌憚的。

今日是聖誕節,是為人們帶來盼望、奇蹟與內心平安的日子,當年耶穌基督降生,其實十分「政治」。耶穌要做集君王、祭司與救世主於一身的「彌賽亞」,所面的對除了以色列人的宗教舊勢力外,正是當時國勢如日方中的羅馬帝國,但祂並沒有推倒凱撒,卻帶來一場曠古鑠今的人性革命,最後成功將羅馬帝國「顛覆」,由多神信仰變為一神信仰。或許這正是聖誕節,給予香港人的一點啟示。

在黃色經濟圈的討論中,不少評論都超前思考,放錯重點去分析更複雜的黃色經濟產業鏈,而不單單是黃色經濟圈的可能性。說句老實話,以香港現時的經濟結構來看,莫說難以克服的地產霸權,大部份的原材料或製成品均是來自或產自中國大陸,另有逾半的起居生活品已淪為國貨或中資背後掌握,黃色經濟產業鏈根本是很難實現。現實一點的做法,應是讓黃店的「地盤」規模擴大,產生更大的影響力,至少要讓那些敢於表達政治立場的食肆或商店老闆,不用擔心生意不保,亦可以藉此對同路人表達支持,並將消費力量轉化成「日常反抗」手段。只有這樣,才可能繼續推動良心社區或公義社群圈等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