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日報邱鴻安報導/編輯室報告】

香港的抗爭運動已持續超過半年,雖然自11月區議會選舉和美國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後趨向平靜,目前正處於一個調整期,但運動並沒有停止跡象。那麼,未來一年運動將如何發展?

一,特首林鄭月娥是否下台已不重要,因為北京如果讓她下台,再找人接任,接任者也只能與林鄭一樣,同樣只是傀儡,聽命於北京,不可能落實調查警暴和雙普選的港人訴求。如果北京讓林鄭下台,會是什麼時候?最可能的時機,應是明年立法會選舉前後。因為選舉之後,立法會的形勢底定,特區政府須面對林鄭餘下的兩年任期,但林鄭政府已失港人信任,因此為了政府施政,北京有必要讓林鄭下台,她下台至少可挽回部分民心。

半年多來的抗爭,已充分顯示林鄭是十足的傀儡,因此北京的治港政策和路線才重要。習近平主席20日在澳門重申,支持特區政府「止暴制亂」,這是他自11月初中共四中全會以來多次強調的治港最重要方針,因此可以預期,明年港警仍將對示威者和港人進行鎮壓和濫捕,務求將示威者一網打盡,希望嚇怕港人,使他們不敢再反抗。

除了警察的鎮壓和濫捕,特區政府必將進行秋後算帳,對半年來反政府的組織和人士,進行清洗和報復。特區政府日前突然逮捕「星火基金」的四名人士,控告他們洗錢等罪嫌,並凍結用來援助被起訴示威者的7000萬港元基金;法律界專家指出,逮捕和起訴並沒有足夠證據,這是清算和報復行為。另外特區教育局長日前已把矛頭指向教師,說那些違規和影響學生教師須被撤職。

二,抗爭運動將如何繼續下去?街頭抗爭是必須繼續,因為街頭抗爭一旦停頓,特區政府將有更多時間和餘力進行清算,但街頭抗爭不宜與警察發生衝突,破壞中資商店的「裝修」行為也不宜使用,因為這些行為難有抗爭效果,反而會造成外國媒體的不良印象。街頭抗爭仍以「和理非」手段進行,至於「黃色經濟圈」則可推廣,藉此抵制支持北京的藍絲商店。

泛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大勝之後,新當選區議員的「光復社區」工作,將成為抗爭運動重要的一部分。在區議員選舉中,泛民主派贏全港18區中的17區,在全港479席區議員中贏得289席,因此明年和未來四年,必須深耕社區,務求幹出成績,一舉光復社區,將過去被建制派掌握的社區翻轉過來。

區議會雖沒有市政實權,但泛民主派區議員可以建立公聽制度,讓市民直接參與社區事務;也可以通過「社區條例」,奪回1999年市政局被廢除前的部分實權,包括交通、地政和衛生等權力。明年初開始上任的新科區議員,可立即將區內的「連儂牆」變成政府常態制度,並立即測量各區內嚴重影響自然生態的催淚瓦斯成分二噁英的水平。區議員也應該通過維護貧窮老人家庭的計畫,爭取人心。

香港立法會選舉將是抗爭運動明年最重要的工作,因為只有泛民主派奪得有立法權的立法會過半數議席,抗爭運動才能與建制派和特區政府抗衡,爭取抗爭運動要求的調查警暴和爭取雙普選。因為立法會選舉實行比例代表制,所以泛民主派很難贏得立法會的三分之二多數,但可以贏取35個直選議席的過半數,以及贏取立法會全會70席中的過半數作為目標。

將香港問題進一步國際化,雖是北京最忌諱的事,但讓抗爭運動就得更多國際媒體注意,爭取更大國際話語權,就得更多歐美先進國家支持,是明年的另一重要工作。2019年香港成功爭取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這是香港問題國際化的重大突破,美國威脅制裁的立法,也已證實對特區政府官員產生約束力。

但這樣顯然還不夠,香港必須爭取更多國家支持,通過制裁干預香港事務的中共官員,才能施壓北京,讓港人獲得雙普選等權利,這樣才算真正達成抗爭運動要求的民主、自由等目標,讓香港享有充分自治自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