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浪網報導/編輯室報告】

國家發改委等九部門近日印發《關於改善節假日旅遊出行環境促進旅遊消費的實施意見》,其中提出倡導社區、社會單位停車場對外開放,增加臨時性停車位供給。

去年5月起實施的《北京市機動車停車條例》也提出,北京推進單位或者個人開展停車泊位有償錯時共享。公共建築的停車設施具備安全、管理條件的,應當將機動車停車設施向社會開放,並實行有償使用。

目前,北京社區、社會單位停車場對外開放的情況如何?新京報記者近日探訪發現,一些寫字樓和商場已經探索向居民開放夜間停車,而有些社區的共享車位數正在縮減。

專家建議,引導政府機關和企事業單位做規範化的安保措施,同時建立相應免責措施與激勵機制。

朝陽區遠洋天地、十里堡南里、城市華庭三個社區,有一萬多戶居民,幾乎家家有車。但由於小區大多建於2000年左右,車位配建不足,缺口約有1000個。此前,很多居民將私家車停放在小區周邊道路上,加劇了慈雲寺東路、十里堡南里東路等道路的擁堵。

朝陽區八里庄街道平安建設辦公室副主任馬思來說,今年,八里庄街道引導協調小區周邊住邦2000、陽光廣場、遠洋國際、萊錦產業園、萬科時代中心等寫字樓和商場,提供400多個車位用於居民共享錯時停車。

「通過政府引導、企業經營,居民在周末休息日和限行當天也可以錯時共享。每個寫字樓情況不一樣,居民大概是每天17時至18時開始停車,到第二天8時離開。收費為每月300元至400元之間,基本比小區車位便宜了100元至400元。」馬思來說。

北京住邦物業管理公司副總劉剛告訴記者,住邦2000共有5棟商務樓,兩個停車場有900個車位。商務樓東側的八里庄路經常被居民停車「塞住」,在街道引導下,物業公司開始考慮向居民開放夜間停車。

「剛開始確實有顧慮,擔心安全問題,估計這也是很多同行不想夜間開放的原因。」劉剛說,一方面,夜歸居民通常比較疲憊,擔心車主在車裡休息睡覺出現窒息等危險。另外,工作人員也擔心居民車輛夜晚被剮蹭后第二天一早離開,很難查明具體情況、找不到肇事者等。最終,公司決定加強夜間巡視頻次,夜間值守人員從倆人增加至12人,及時發現剮蹭等事故並拍照取證,同時杜絕安全隱患。

停車場晚上空置350個至400個車位,考慮到寫字樓辦公人員平時加班、早上早到等情況,物業只開放了200個車位,以防居民和辦公人員停車時間上出現交叉,這樣也保證居民限行日和周六日可以在此停車。

寫字樓長租車位安裝有電動地鎖,居民無固定車位,只要沒有地鎖的車位都可以停車,每月300元。劉剛坦言,目前錯時共享停車利潤很少,不僅夜間有感應燈等電費能耗,另外也增加了夜巡的人力成本。「但考慮到大家在同一個區域工作生活,我們還是希望盡一些社會責任。」

據馬思來介紹,目前商場停車庫使用電子化管理,夜晚停車不增加人力成本,反而使閑置資源得以利用,收入有所增加,實現了經濟和社會「雙效益」。他說,未來八里庄街道計劃動員更多寫字樓加入,再多向居民開放一些車位。「現在很多商場、寫字樓和居民樓交織在一起,實現車位資源共享更能發揮最大效益。」

位於西城區天橋地區的北京友誼醫院,日均接診量超一萬人次,人流眾多,車輛往來十分密集,高峰期,周邊道路擁堵,行車不便。去年,醫院附近交通狀況好了不少,以往總是進車緩慢的停車場入口,也變得較為通暢。

天橋藝術中心與北京友誼醫院相隔不遠。去年,醫院發動院內職工將車停到天橋藝術中心,這一舉動讓醫院內部騰出400多個停車位,全部開放給患者。更多患者能直接將車停入醫院,周邊交通擁堵問題有所緩解。

西城區城管委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作為老城區,停車位供不應求一直困擾著在此工作和生活的市民。停車位不夠,很多職工將車停在馬路邊上。近兩年來隨著道路停車的改革,路邊無法隨意停車了,停車矛盾更加突出。不少市民找到街道和政府部門反映情況,希望能有收費合理的停車場所。

「大家要求不高,不過是不想下班回家后開好幾圈也沒地兒停、停了還被貼條。」該負責人介紹,從2017年開始,城管委、街道參與,幫助社區和周邊單位「結對子」。

目前,西城大部分街道都開始嘗試共享停車。在什剎海景山停車場,80%的停車位被拿出來讓周邊居民錯時停車;在金融街頭髮衚衕,拆除違建后留下的一片空地上蓋起了兩層立體停車樓,晚上,這裏成了周邊居民的「停車場」;廣內街道的部分自治停車位,晚上停放居民車輛,白天國華商場、奮鬥小學等單位職工則將車停進來。

據初步統計,新街口、什剎海、金融街、展覽路、廣內、牛街、月壇、陶然亭、大柵欄、天橋等10個街道已開展試點,「結對子」的除了居民社區、經營性停車場、醫院、企業外,還有不少國家部委也參與其中。

在上述負責人看來,單位與居民的需求正好吻合。早先,居民停車呼聲最高,隨著停車改革,單位職工也開始頭疼停車問題。以此為契機,城管委和街道兩方協調,讓雙方都參與停車共享,盤活潛在資源。

《北京市機動車停車條例》自2018年5月1日起實施,其中提出,居住小區的停車設施在滿足本居住小區居民停車需要的情況下,可以向社會開放。

記者注意到,2015年開始,北京市部分社區引入了「丁丁停車」共享停車系統,滿庭芳園社區便是其中之一。不過近日記者在採訪中卻發現,這種共享停車的模式發展並不是很理想。

12月20日12時左右,記者來到滿庭芳園社區,此前曾有新聞報導稱,這裏的共享停車位曾達到近90個。不過記者在社區里看到,停車位基本上都停滿車輛,僅有部分空車位,但也全都上了地鎖。一位業主表示,他曾聽說小區里有過共享停車位,「這也是幾年前的事了,現在好像沒人弄這個了。」

不過在小區西門附近,記者發現了一個空車位,安裝了帶有「丁丁停車」標誌的紅色地鎖。「丁丁停車」APP顯示,12時左右,該社區僅有六個共享車位可供停放,停車價格為日間3元/小時,夜間0.5元/小時。記者從小區周邊路面停車場了解到,這些停車場日間每小時停車價格為12元。

此外,東城區巷上嘉園小區也曾試點過「丁丁停車」,最初投入使用時也有80多個車位參與共享。不過,如今這裡能提供共享的車位數量也已屈指可數。

「丁丁停車」創始人申奧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坦言,與共享停車最為紅火的2015年、2016年相比,北京共享停車車位數量正在縮減,「2015年開始,我們在北京三環以里鋪了200個社區,大約有1000多個停車位,到今天來看,數量有所減少。」

談及共享停車位減少的原因,申奧說,除了公司發展方向的改變,一些車主對共享車位的認知也不盡相同,這些車主停車存在僥倖心理,總覺得停一次兩次不會被貼罰單,所以不願意使用共享車位。「對比其他城市,我們發現北京並不是每個社區都有條件做共享車位。滿庭芳園之所以現在還能使用共享車位,主要是它周邊有青雲大廈寫字樓,而且寫字樓車位數量不能滿足員工停車需求,恰好這個社區允許外來車輛進入小區,因此這個社區有一批忠實用戶。同時具備這些條件的小區沒有幾個。」

另外,部分社區更換了物業負責人或者物業方,也會導致共享停車位數量變化。申奧告訴記者,滿庭芳園共享車位數量大幅縮減,其中一個原因是物業更換了道閘,停車人將車從共享車位開出后,不僅要支付車位費,到了道閘口還需要再支付小區停車費,這樣的二次收費直接造成共享車位和停車人大幅減少。

一些企業和單位開放停車場仍存難點。望京街道某社區負責人表示,社區周邊有一所大學和一所高中,社區曾與兩所學校溝通過,學校夜間能否開放部分場地用於錯時停車,但最終學校還是擔心安全問題,婉拒了這個提議。

亞運村街道平安建設辦公室相關負責人說,2017年左右,在街道引導下,曾有四五家企事業單位向居民開放了車位,用於夜晚錯時停車,並採取低償甚至完全公益的方式。然而目前,僅有北辰集團培訓中心兼黨校的小院仍提供夜間停車,能為安慧里北社區居民提供20個左右車位。

為何其他單位沒有堅持下來?他說,當時出現了居民白天不將車開走的情況,佔用了單位白天辦公運營車位,「反覆幾次之後,單位就不幹了。」

錯時停車還需要面對居民多樣化需求。市民索先生不久前在西城區鐵路巷小區購買了房子,這是一個上世紀80年代的老小區,停車位緊張。不過索先生從社區獲悉,能在小區附近的金茂大廈錯時停車。索先生還是有些猶豫,「萬一遇上下雨、下雪天,或者是哪天不想開車,就必須一大早把車從停車場開出來,要不然這一天下來停車費就太貴了,這樣也不是很方便。」

目前,大多數共享停車由雙方協商時間,居民們在一天內固定時間,可以低廉價格入場,其他時間還要按正常價格支付。而對一些單位來說,錢不是主要問題,確保車位內部供應充足是底線。此外,如何為這類模式爭取到真金白銀的支持,也是需要解決的問題。

北工大城市交通學院院長陳艷艷說,寫字樓和商場等實行市場化運營,開放資源錯時停車可以增加收入,只要把收費機制捋順,是比較容易實現的。

但政府機關不以營收為目的,開放停車場地的營收收入是否能作為本單位收益也不確定,因此相關部門沒有動力和積極性。當然,不對外開放停車位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擔心出現安全問題。

陳艷艷說,政府機關若想實施錯時共享停車資源,將其作為綜合治理和為民服務的舉措,就應該出台一些政策細則。一方面,引導政府機關和企事業單位做規範化的安保措施,對不同的單位實行不同安保等級。「比如一些單位寧可不開放,也要保證安全。一些單位沒有特別嚴格的安保等級要求,可以開放車位,但是要有通用的安全規則管理辦法。」另一方面,針對不可預知的安全隱患,應該有比較寬容的相應免責措施,讓大家放下心來做這件事。「最後要有相應的激勵機制,鼓勵單位將車位拿出來錯時開放共享。」

她說,「居民使用夜間停車位、白天不將車開走」的情況比較容易規避,目前智能化停車越來越多,如果居民停車超過約定時間和約定次數,可將其車牌列入「黑名單」,不能再進入停車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