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蘋果日報報導/編輯室報告】

「red會長是不是災星啊?到哪哪出大事?先是天津大爆炸(現在)又是武汉肺炎。」內地網民口中的「red會長」,其實是指身兼湖北紅十字會會長的湖北副省長趙海山,他曾任職天津濱海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工委副書記,對2015年8月12日導致173人遇難、798人受傷的天津港大爆炸事故不無責任,但事後仍高升,擔任天津市副市長,2018年又調任湖北省副省長。網民認為,他「腳頭不好」,去到那哪裏都出事。

央視記者直播武漢紅十字倉庫物資分發處,但竟遭保安員阻攔,交涉期間,央視的直播被迫中斷。

有內地網民投訴,紅十字會為讓記者採訪拍照竟然造假,要求義工穿上紅十字會外套,「我們民間志願者沒日沒夜的6天辛苦,全部被一些不作為的人搶了功勞。我問了有沒有我們紅十字會的志願者,在場沒有一個。」

該網民寫道:「真不要臉,我們都是自發組織,零零散散來自各個小區(屋苑),來自黃州四面八方,現場沒有一個志願者是紅十字會的,為甚麼要穿紅十字會的衣服?紅十字會都沒人過來幫忙,憑甚麼要穿他們的衣服,給他們做樣子?」

有內地網民在微信這樣寫道:「趙海山原天津濱海區書記,因天津大爆炸被撤職。但中共的官員就是滾地龍,一個地方撤職,從另一個地方冒出來繼續當官。趙海山現在是湖北副省長、湖北紅會會長。就是他不讓給武漢協和醫院提供救援物資!趙海山走到哪裏哪裏炸!先炸天津港、後炸湖北省,何時炸自己?」

不過,這位內地網民似乎弄錯當中的一些基本資料。根據公開訊息顯示,現年58歲的趙海山,曾在2011年擔任過市委濱海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工委副書記、管委會主任,2015年8月天津大爆炸時已調任為天津市科委黨委書記、主任,事故發生後也沒有被撤職,而是升任為天津市副市長,2018年11月又調任湖北省副省長。

內地記者到在武漢紅十字會倉庫查看,發現堆滿了一個足球場大小的物資,小量工作人員拿着A4紙和介紹函辦理物流程序,完全沒有內地已發展多年的現代物流訊息系統。

前日,一則「各種物資都有,醫院持介紹信到武漢紅十字會倉庫自行領取」的消息在網上流傳。武漢紅十字會倉庫的職員稱,臨時倉庫已運行好幾天,24小時晝夜不停運作,全國各地的個人和企業,乃至海外的捐贈物資都源源不斷送到,集中發往武漢市40多間醫療機構。

北京師範大學公益慈善與非營利法治研究中心主任馬劍銀表示,理論上由中國紅十字會牽頭的確可以實現更好的捐贈效率,而個人或企業的點對點捐贈是一種效率更低的捐贈方式。然而這一次,很多醫院選擇自己出來公開募捐,捐贈者也要求與醫院直接對口,寧願繞開紅十字會等官方捐贈平台。他說:「顯然,無論是捐贈者還是醫院,都對物資的協調和調配效率並不滿意。」

武漢市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陳耘承認人手非常緊張,他說武漢市紅會只有10名員工,湖北省紅會有20多人。這些人全部取消年假,24小時輪流加班,也無法應付物資調派工作。

昨日,湖北省紅十字會被指分配捐贈物資不公,前線醫院物資短缺,但紅十字會的倉庫卻堆滿各界捐贈的物資。另外,臭名遠播的「莆田系」武漢仁愛醫院,竟獲分配多達1.6萬個N95口罩,相反定點醫院武漢協和醫院卻只有3000個口罩。

輿論發酵下,紅十字會工作人員急發通知,稱所有的醫院、社區街道都可以開介紹信去領物資。但日前最先在網絡呼救外援、踢爆當地醫療物資奇缺的協和醫院仍空手而歸。協和醫院醫務人員在社交媒體上表示,看到紅十會的通知,他們趕緊開具了介紹信,去紅會領物資。但形容場景就「像要飯的一樣」,最後仍沒有領到物資,無奈空車而歸。協和醫院後來仍派了車去接送物資,但裝上車後,物資仍被紅十字人員強行卸載。

知情人士在微博上披露,武漢協和醫院之所以有如此遭遇,是因為協和和同濟最先繞過了紅十字會,直接在網上向外界求助「醫療物資」,得罪了衞健委和紅十字會,因此無法得到物資。消息更指,協和等醫院自發向外求救的行為被定性為「擾亂武漢抗議肺炎疫情秩序,有組織有目的的攻擊紅會」。協和醫務人員還指,湖北紅十字會還逼迫武漢協和醫院發澄清「不缺物資」,才可以得到物資。

不過,央視報道,有紅十字會員工呼怨指,在當地醫療物資如此緊缺的情況下,他們的倉庫依然堆放如此多的物資,是因為當中一部分物資是定點捐贈,還有相一部份不符合醫用標準,不能分發到前線醫院使用。一位從其他部門抽調來的工作人員私下說:「紅十字會幾十年沒打大仗了,一打仗就有點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