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

【東森新聞報導/編輯室報告】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俄國日前也宣布境內出現2名確診病例,患者均為中國大陸公民。然而其中一名男患者表示,他和老婆女兒到大陸旅遊時得了感冒,回國後就馬上接受治療,當時得知有確診案例,還以為是其他在俄國的大陸人,直到後來看報導中描述的出入境紀錄、家庭情況都和自己雷同,問醫生才得知他竟然就是確診病例之一。

定居在俄國的彬哥近日透過大陸社群網站《今日頭條》提到,「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會是俄羅斯確診兩個病裡的其中一個」,並說先前看到新聞報導,還以為說的是在俄羅斯的其他大陸人遭到感染,當時還很惋惜,直到從報導中所提到出入境紀錄、家庭成員的描述都和自己一樣,「後來問醫生才偷偷告訴說就是我!」

彬哥提到,他和老婆孩子在1月期間回到大陸旅遊,「仔細回想,唯一可能感染的地方,就是在北京的國家博物館電梯裡,當時電梯管理員好心提醒,一小時前有兩個武漢人上過電梯」,但他當時聽管理員說都已經消毒過了,別的人都沒有再乘坐,之後也只有他們一家上了這個電梯。

彬哥也公布了從24日開始,他們住的賓館、搭乘的列車、航班及所有走過的地點、仔細列出所有行程,直到25日回到俄羅斯的家,他愧疚地表示:「對不住所有這些可能接觸的人,當時也不知道自己感染了。」

然而,沒想到回家後他和2歲女兒就開始咳嗽,因為武漢肺炎疫情嚴重,俄國方面也相當重視,他提到當時醫院得知他們感冒消息後很緊張,「一家三口都被急救車拉醫院來抽血,鼻腔口腔採樣化驗了」。

被送到醫院的當晚,他還批評「武漢封城後法國計劃撤僑,將250人在長沙隔離14日再安排撤離」,認為法國沒在考慮湖南人的感受,「要走就徹底點直接撤到法國,這麼多可能的病毒攜帶者到處亂串(竄)可不好。」沒想到第一次檢查沒問題的彬哥,第二天就被醫生通知住院。

他提到,「新冠肺炎最可怕的是,得病了卻沒有任何徵兆,但是肺已經病變了。」27日那天他抽了兩次血,還化驗了大小便,拍了ct,醫生說可能是新冠病毒,但不敢確定,把所有的採樣發莫斯科去檢查。直到28日,醫院給了各種各樣治流感的藥、做了各種檢查,說是沒有感染所以讓他們回家。

但到了29日一早,醫生又來家裡檢查,並通知他們必須住院,「其實這個時候我已經被確診了,但是醫生沒有告訴我們,可能是怕我們接受不了,怕我不願去醫院」。

31日晚間,經過治療的彬哥認為自己好了許多,從新聞報導得知,俄國也出現2例武漢肺炎確診,且和他一樣都是大陸人,當時的他並不認為自己就是其中之一。但是我老婆在俄羅斯的媒體上看到,「報導了我這個州的患者,出入境時間以及家庭成員狀況跟我一樣」,他才開始懷疑是自己,後來才有個醫生偷偷說可能就是他。

2月1日看了新聞,他也才知道自己正在康復中,「我還在下面評論這個人是我」,等到2月2日,他才終於拿到確診報告,並提到自己透過發文介紹自己的行程記錄,就是希望他有可能接觸過的人自我隔離觀察,「在這裡還是要對這些人說對不起,因為我你們可能會受到影響,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裡被感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