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記者張瑞楨報導/編輯室報告】

台中市中山地政事務所在33年前,分割南區一片台中農田水利會的土地,地籍圖卻測量錯誤,道路邊緣線往南偏移1.74公尺,更扯的是,長達29年不更正錯誤,卻在2016年「將錯就錯」,把劃錯的土地「逕為分割」,再登記給水利會,此堪稱惡搞的行徑,害得2名地主與土地公的土地,無端被割出一塊,變成了水利會的土地,協商時官員死不認錯,反嗆「買下來不就好了,真搞怪」,2名地主與土地公廟無奈花費共1240多萬元,含怨「買回」共122平方公尺土地,再控告中山地政所提出國家賠償,台中地院先判決其中一位地主勝訴,另一位地主與土地公廟仍訴訟中。

負責管理、繪製地籍圖的中山地政所,在訴訟中答辯說,地籍圖測量沒錯,「逕為分割」也沒錯,地籍圖容許誤差,當年測量技術不先進,縱使錯誤,也不能歸責該所,台中地院法官不採信辯詞,還在判決書中批評說,中市政府在1986年於10米道路中央釘中心樁,中山地政所在翌年(1987年),沒有正確依據樁位繪測道路分割線,且早於1989年就應該發現地籍圖錯誤,「位置、面積等土地登記(含地籍圖)全部都錯」、「卻渾然不知或將錯就錯」、「在實務上太誇張,令人難以接受」,「逕為分割」之舉「反屬不當」,錯誤無從卸責,判決中山地政所敗訴。

對於判決結果,中山地政所主任湯深厚以頗富哲理口吻說:「這不是我們的錯,其實都沒錯」,該所是因水利會、地主與中市政府都市發展局的要求,而分割土地與劃定道路線,「很納悶為何打輸,會再上訴」。

此訴訟頗複雜,已勝訴地主是一間機械公司的老闆,判決書指出,33年前,這片水利會的土地,劃出10米道路(南區復興路一段207巷15弄),道路北側是柳川,南側是民宅或工廠,中山地政所於1987年(民國76年)2月,先劃出10米道路北側的分割線,但地籍圖卻測量錯誤,往南偏移1.74米,2年後,1989年(民國78年)5月,中山地政所又在地籍圖上劃出道路的南側分割線,卻依據地籍圖錯誤的道路北側分割線,沒有參考實際的道路中心樁位,地籍圖南側分割線也跟著偏移1.74公尺。

1989年(民國78年)10月,水利會賣土地,一間機械公司的老闆買下道路南側一塊土地,過了27年,老闆在2016年秋天想蓋房子,卻發現中山地政所在同年7月,不知是基於何種心態,把地籍圖錯誤的部份,也就是錯誤的道路南側邊緣,與實際現況的道路南側邊緣線,寬度1.74公尺的土地「逕為分割」,再把分割出來的土地,登記給水利會。

老闆詫異發現,他的土地被割出59平方公尺,變成了水利會的土地,原土地也就少了59平方公尺,且在地籍圖上與10米道路不相鄰,隔了一塊寬度1.74公尺、面積59平方公尺的水利會土地,原土地喪失了建築線(俗稱袋地),價值也因此貶損。

上述地籍圖錯誤範圍,從207巷15弄68號,延伸到15弄盡頭的樹義里土地公廟,上述老闆之外,還有一間科技公司負責人與土地公受害,狀況都一樣,科技公司與土地公廟建築沒蓋錯位置,現況沒問題,錯的是地籍圖,2016年秋天與地政局、中山地政所協調,官員態度強硬不認錯,要地主花錢向水利會買土地。

迫於無奈下,老闆斥資近600萬元,「買回」59平方公尺的土地,科技公司負責人斥資417萬餘元,「買回」41平方公尺土地, 土地公廟管理委員會花224萬餘元,「買回」22平方公尺土地,他們於台中地院提出國賠訴訟,向中山地政所索賠上述金額。

其中,老闆的訴訟率先判決,法官雖判決老闆勝訴,但認為老闆求償近600萬元的理由,是「買回」59平方公尺土地,不過,老闆又不可能平白增加59平方公尺的土地,因此,此求償不合理,老闆權益損害之處,是地籍圖上的原土地,因錯誤分割導致距離馬路1.47公尺,沒有面臨馬路而價值減損181萬餘元,判決中山地政所應賠償181萬餘元,可上訴二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