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S記者謝宜倫報導/編輯室報告】

遲遲沒有繳交4張交通罰單,也沒提出異議,最後竟害家遭法拍!基隆一名陳先生,因為從105年開始,曾有罰單沒繳,監理站曾催繳過,沒有回應,只好移送給行政執行署強制執行,結果寄了好幾次的通知單都沒人回應,房子直接遭法拍,直到陳先生過年回家,有人上門說要來點交,這才知道他在外地打零工的這幾個月,房子已經遭到法拍,因為老媽媽不識字,也沒留意通知單,錯失彌補機會。

拿出卷宗越看越難過,因為這小小房子,是陳先生一家四口,唯一遮風避雨的地方,但在3月底前他們卻得搬走。

遭法拍屋主陳先生:「對方拿單子來跟我說,你們家房子已經被他買走了,一開始以為是詐騙集團,後來經過一直跟書記官講,才確認是真的。」 一開始還以為是在開玩笑,好端端的,房子在一夜之間換了主人。 原來陳先生105年時曾被開單,陸續曾有4張交通罰單都沒繳,偏偏被催繳後仍沒有下文,監理站只好把案件移送給執行署,強制執行。

遭法拍屋主陳先生:「接下來的日子,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所以說我才問書記官,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補救,他直接跟我講說機會很渺茫,因為這個已經拍定了。」 因為平時都在外地打零工沒回家,不知道有任何通知單,結果錯失挽救機會,案件移送到執行署後,還會傳繳一次,畢竟只是1萬多元的罰金,討不到才開始清查他的財產,只是進到法拍程序,執行官寄3次平信,11次雙掛號,甚至媽媽也曾親自簽收3次,結果沒有通知兒子的後果,執行署沒有收到他們有表達異議,直接法拍。 執行署行政執行官柯玉倫:「在這個期間義務人的媽媽,大概有親自簽收過三次,所以義務人應該是知情這個程序。」

拿出當時的文件資料,證明法拍過程沒瑕疵,只是房子法拍金額135萬5400元,扣除其他的案件代繳金額,剩下的就會還給陳先生。 但老媽媽不識字,沒有仔細看當時的信,兒子為了生活四處奔波打零工,結果一時疏忽,最後連家都沒了,甚至連轉圜的餘地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