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香港報導/編輯室報告】

兩個月前,阿史和男友搬到沙頭角新邨,位處全香港最東北,從粉嶺火車站坐計程車都要20分鐘才能到。她的8坪新居,是一間近百年歷史的客家老屋,青磚牆、瓦片頂。除了租金便宜,還追求一個與大自然親近的簡單生活。

第一眼見到史嘉茵,你會覺得她與眾不同。一身民族風打扮,說話清脆俐落,是特別有想法的80後。「人生是否只有這個選擇,是否有其他方式去生活?」阿史說。不化妝不護膚,不買LV,不去高級餐廳,住在香港最東北的沙頭角,說她是佛系女生亦不為過。

「我小時候在九龍灣長大,住的地方附近是觀塘道,以前都是聽車聲睡覺,之後住過北角、堅尼地城,這幾年還住過粉嶺、坪洲,我現在愈住愈偏僻,沙頭角已經是香港最東北的一個地方。」阿史說。如果你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你可能不會考慮這個地方,但阿史是從事音樂創作的自由工作者,更因為愛大自然,兩年前製作《香村》概念大碟,歌曲由獨立音樂人與村民合作,反映坪輋、馬屎埔及古洞村民面對「被發展」的心聲。

她的客廳只有2、3坪大,有書架、電腦工作桌,還自闢一個2呎×6呎的開放式廚房,洗碗槽旁邊便是電腦、電線,只靠一塊板子隔開。「我平日煮東西,不會煮得太複雜,愛做冷盤,不會弄到四周都是氣味。」

在鄉郊生活,阿史笑說:「我最怕的是青蛙,昆蟲反而不怕,會用慈悲的心,希望將牠們放生。不過住這些地方有個問題,如果有麵包碎屑,不到一分鐘螞蟻便出現,所以要清潔得很乾淨。」地方小,反而激發創意。「我會將沒用到的保鮮盒放在冰箱,因為屋子已經沒有其他地方放,冰箱是最好的儲藏空間。保鮮盒可以貯存食物,又可以當盤子用,在這個空間裡是很重要又實用的東西。」平常吃飯,如果遇上好天氣,便會把折疊桌搬出去外面,特別有意境。「這個空間對於我來說是足夠的,門一打開便是空地,很舒服。」

阿史說,她去過很多地方,認識了很多不同國家的朋友。「記得大學時去捷克,捷克朋友帶我們去一些鄉郊地方玩,到森林摘菇,那一刻覺得原來可以如此。」她通常一起床就到屋外,拔草耕田。「走走吹吹風,曬太陽流汗,發覺最簡單的生活方式,才能感受到生活樂趣。住過這些地方後,發覺香港鄉郊好適合人去住,之後如果要再搬,恐怕已經無辦法回到城市居住。」

「我本身有一點叛逆,我爸爸媽媽是很務實的人,香港大部分父母都是這樣,他們有時會說,為什麼不努力工作找一份正職,存錢買房,有時都會說你們這些80後,都買不了房了。但如果願意捨棄一些物質欲望,願意簡單去生活,其實香港還有很多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