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記者馮靖惠報導/編輯室報告】

新竹縣某國小蔡姓總務主任,日前在學校活動中心布置畢業典禮場地、修繕天花板時,疑因失足從4層樓高處摔落,經送醫不治身亡。這起憾事除了教育界一片惋惜,也讓不少總務主任心有戚戚、道出辛酸,更凸顯出長年結構性的問題,也就是基層學校普遍經費不足,技工人力遇缺不補,廠商不見得隨叫隨到,總務主任只能自己動手做,「窮,不能窮教育」淪為口號。

事發國小的校長表示,學校經費有限,總務同仁都很節儉,小事情自己處理。蔡主任求好心切,看到天花板快掉下來,想把天花板用正,忽略危險性,造成這次意外。學校修繕經費長年不足,但她告訴師生,有任何需要,校長一定想辦法募款籌錢。

蔡姓主任擔任教職今年滿20年,更獲推薦師鐸獎,教育部次長蔡清華將在蔡主任明天(30日)的告別式中,頒發她來不及領取的師鐸獎。

「讓主任冒著生命危險爬高去做這些工作,是國家對不起基層教師。」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副理事長薛慧盈說,國中小總務主任很辛苦,現在校內編制中的工友職已遇缺不補,如果工友退休,不能再補新的工友進入學校。校內的硬體設施(如廁所、水電、燈具)的維修歸總務處管,這些修繕工作瑣碎,即使學校要花錢請廠商,不見得隨叫隨到。校內老師即使沒學過專業修繕,為了學生或及時改善,只好自己下去做。另外,學校不見得有夠多經費來請廠商維修,老師只好想辦法處理。

「有時連馬桶壞了都修不起,不能窮教育只是口號。」一名國小退休校長表示,基層學校一年修繕經費很少,設備壞了、馬桶不通、電扇不轉,如果沒錢修理,「校長只能如乞丐一般到處募款應急」,很多時候總務主任自己動手處理。他入行30多年到退休,基層學校的辦公費用始終沒有調整過,30年如一日。這種事應該被提出討論,「基層學校好窮,這名主任真的枉死。」

這名退休校長說,他擔任總務主任期間「是孩子眼中的工人」,身上常帶著螺絲起子和老虎鉗,只要是可以DIY的,都不敢找專業人員來維修,因為經費就是少,「年初用多了,萬一年終有重大的設備損壞就沒錢用了。」當校長後能看到學校預算才發現,一個500人的學校,一年預算大約只有2%的運用空間,而這2%還包含專款專用的科目,東扣西減,剩下真的不多。

首先是「事務人力」的問題。台中市何厝國小總務主任蔡昌樺說,以往學校有技工可以進行學校簡單的維修以及事務性的工作,但年歲漸長,阿公阿嬤級的人力,或是身心障礙者,連除草都沒辦法,遑論修繕、搬運器材,只好總務主任自己處理。職工若退休,遇缺不補,以致學校工友越來越少,人力嚴重短缺。

一名張姓國小總務主任則說,學校預算是依學生數編列,學生數會因周遭學區人口而產生變化,但校地與設施設備並不會。少子化下,如果學校原本校地較大、設施設備較多,卻遭逢減班,拮据經費便難以維繫校地與設施設備維修整備;目前因工友遇缺不補,或改以行政助理聘用,但受限於身心障礙名額限制關係,行政助理的聘用往往會限定身心障礙朋友。因此許多學校的工友或行政助理領有身心障礙手冊,雖促進工作機會平等,相對的對於學校綠美化助益有限,「許多學校的總務主任或事務組長往往自行割草修樹,險象環生。」

再來是「經費短缺」的問題。蔡昌樺表示,基層學校的修繕經費不足,很多半年就用光了,根本撐不到年底。每間學校的修繕經費不一樣,有的一年約43萬元,玻璃破裂、電動大門壞掉等大大小小修繕都算。請廠商處理,一次工多則數萬元,小則數千元,且廠商不一定能馬上來處理。如果沒經費或是不能馬上修,也是總務主任自己想辦法處理。

蔡昌樺說,往年依據校務發展編列先期計畫,學校依據校舍嚴重性,排定修繕順序,如今,沒有經費是最常得到的答案。兩手一攤,只能各憑本事;學校經費編列有限,修繕經費用完就沒了,有時要看會計主任是否願意調整勻支,若是不行就得各憑本事自籌經費,或是總務主任自己處理。

明德退休高中校長張錫勳指出,學校建物修繕經費長年不足,學校本預算有限(尤其學生人數日益減少),重大修繕所需龐大經費必須由學校向地方政府(甚至中央政府)爭取補助,行政流程耗時但不一定會有結果,「往往逼得校長得請託民意代表」。此外,國民教育經費主要來自地方政府預算,造成有些地區學校的設施令人羨慕,而有些縣市學校的設施老舊缺乏維護,安全堪慮,對學生的受教權益也不公平。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理事長侯俊良說,「職業安全衛生法」規定,學校應提供必要預防設備或措施,使工作者及學生免於因勞動或學習致發生災害;學校應提供一般安全衛生教育及訓練。職安法的適用對教育現場的師生是一種保障,但由於並沒有給專職人力,教育現場的總務主任、組長多數是老師兼任,在人力上反而吃重,專業的修繕工作更需要經費聘請專職的人員來進行,「職安法的實施若沒有相對的編制、經費到位,難保相同的憾事不會再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