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公益發展協進會理事長黃丙喜發表/編輯室報告】

房價高漲,是市場失靈,政府又失機的結果。好不容易停滯了一段時間的六都房價,因政府為新冠疫情紓困而採取的貨幣寬鬆和低利率政策讓它反向上漲。青年族群高喊的居住正義恐怕又要落空了!

平抑房價難嗎?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說,平抑房價要房屋稅。前財政部長張盛和說,全台有八十五%是一戶自住,加稅恐惹議,就算提高囤房稅,增加的稅收也不多。

政府管制市場經濟的三大籌碼是稅率、利率和匯率。不同的屁股當然會有不同的腦袋,管貨幣供給和利率的央行,和管財政收入和稅率的財政部,各有不同立場及看法,也不足為怪。

關鍵是,別的國家政府可以做到的事,為什麼到了台灣就變得不可以、做不到呢?

安身才能立命。住房是人生的要事,也是政府的大事。每到總統、市長等選舉時節,居住正義總是叫得漫天價響,奈何,政權一拿到,變成沒幾張選前開的支票可被兌現。主要是平抑房價高漲最有效的兩招,政府都幾乎繳械不用。

一是土地是房價高漲的元凶,它在都會區占了房價的近八成,土地稅長年偏低,但背後涉及的政商因素眾多,而且盤根錯雜,任何政黨都不想碰。二是房屋價格和土地價格的估算根本是同褲子的利益交換,沒有司法的打擊做配套,政府等於讓業界做多;公有土地又拚命對外標售,而不做社會宅的興建,房價又怎能平抑?

最近跟台灣科大、芬蘭阿爾托和南洋理工大學的EMBA校友們聊天,出乎意外的,他們對於台北市長柯文哲最大的肯定居然是過去的房價下跌,特別是那些有房的人也認同他調高囤房屋稅的做法。

德國人可以說是當今世上最幸福的民族。因為政府規定土地房屋鑑價業界對於評定價格要負廿年的法定責任,而房地產業每年營業超過十五%的利益要書面說明,加上大量供應社會宅,所以使一般住宅房價維持在四年的家庭收入左右。我們的年輕人何時才能享受房地產的青天歲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