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林佩萱報導/編輯室報告】

最近定居上海的台灣民眾向《蘋果新聞網》記者提到,在她所住的社區有許多租客本來透過青客長租公寓租賃公司租房,但該公司資金鏈出問題,積欠房東租金,租客遭房東斷水斷電斷網,租金貸款也拿不回來,甚至有內部員工爆料,公司倒閉被欠薪和社會保險,員工同時也是租客,不僅失業,還搞得沒地方住,只能另行搬家。該公司內部管理層員工向《蘋果》投訴,公司其實在去年底就發生資金鏈問題,老闆以租金貸的方式圈錢,「高進低出」付給房東的租金多於轉租給房客的錢,還為了騙投資人的錢高報裝潢費用,而裝潢公司其實就是老闆母親管理的相關公司。

一名被欠租金的匿名民眾告訴記者,受害的民眾擴及北京、上海、天津、杭州、南京多地達上千人,年紀在18-45歲,在微信和QQ上組建群組維權,光是上海微信群就接近300人。

據了解,青客公寓隸屬上海青客公共租賃住房租賃經營管理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成立於上海,並於2019年11月在美國上市,是中國大陸第一家上市的長租公寓。受害民眾說,青客公寓推薦租客使用「租金貸」模式提前預付房租,青客給出的合約是長租26個月,為租客做房租分期,約12-24個月分期,由銀行一次付款到青客的帳戶,利息由青客支付,租客再還本金給銀行。但現在很多房客面臨的問題是租客被房東斷水斷電斷網甚至趕出來,剩餘沒用到的租金和押金拿不回來,退租難,停止貸款更難,還會影響個人信用。

因為貸款合約是由租客和銀行簽訂,銀行早就幫租客付清房租給青客公司,因此這筆錢必須由租客還給銀行,按理說租客若要退租,就應和青客公司結算清楚,退還押金和租金,但青客公司沒錢,無法償還。

一名受害租客告訴記者,他以每月800人民幣租下上海郊區約4.2坪房間,和其他室友共用廚房衛浴,青客出事後,他在去年12月31日退房,但貸款方浦發銀行還在向他要今年1月的房租,他到青客中心所在的接待中心求償,得到的回答是公司沒錢,只能等。

內部員工告訴記者,公司還欠他薪水10000多人民幣,加上社會保險和公積金欠20000多人民幣,同時他也是租客,公司欠他房租3000人民幣,加總起來一共4萬多人民幣(約台幣17萬)。他表示,公司宣稱6月5日要發薪,但延遲至6月10日,現又拖到6月15日,他聽到內部消息稱公司將在15日宣告倒閉,擔心拿不到欠款,後來又說最新消息指公司不會倒閉,但是會把企業法人改到一位高管名下。

一名管理層員工向記者坦言,其實公司在去年底資金鏈已出現問題,原因是「高進低出」,公司以租金貸的方式圈錢,為了擴張業務,甚至不惜付給房東的租金要高於租給房客的租金,具體金額不便透露。「就是老闆圈錢」,該名員工坦言老闆初衷是為了圈錢,到了後期希望做好,但因方向錯誤導致後期資不抵債的狀況。

他還爆料,為了騙投資人的錢,老闆將裝潢每套房的1-2萬人民幣成本,讓負責裝潢的室內設計公司報帳到每套7萬多人民幣,而該裝潢公司其實就是老闆母親管理的相關公司名下。「錢轉移到他母親名下,三輩子都花不完。」

據百度百科,青客公司老闆金光杰是上海人,早年任職上海市公安局,後來從業律師,再創業青客公司,內部人員透露,老闆「法律漏洞擦邊球非常懂」。青客公寓於2019年11月5日在美國那斯達克上市,「那是青客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但疫情導致股市大跌,直接崩塌。」

一名在北京從事地產投資的魏姓專家表示,大陸在2017年底至2018年初有一批長租公寓爆雷(指財務出現重大危機),因為租賃產業鍊會做自己的資金池,運用到融資或其他投資,自然增加風險,就是短債長投,把不應該拿來投資的錢用來對外投資,但這些錢是來自租客的租金或押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