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記者葉家銘報導/編輯室報告】

「看社區老弱婦孺被惡霸欺負,半夜被困在電梯,住戶不時被踹門收保護費,所以才決定扛起這份主委工作。」城中城大樓主委鄭維新說著這份工作,其實就外人看來根本如同屎缺,她自費十多萬元更新監視器,公空間水電管線出問題也常自掏腰包,更每周數次到大樓內電影院樓層抽糞水,還不小心被蚊蟲叮咬感染登革熱。

「城中城」大樓對多數老高雄人來說都有些記憶,曾是商業機能發達指標大廈,後來因治安敗壞更一度成為警方眼中定期掃蕩據點。鄭維新指出,自己不住在這但因有個套房當倉庫使用,早期動不動就電梯停電,自己只好爬樓梯到11樓套房,那時常看到地痞流氓胡搞亂搞,以收取管理費名義實際是保護費,老人家時常被勒索,因於心不忍才會想說來整頓社區。

鄭維新指出,民眾很難想像住戶一出電梯門,兩邊站滿人等著要收錢,這畫面確實存在於這棟大樓,言語恐嚇暴力相向,時常聽到「你怎麼還不去死」,這類侮辱長輩的話,部分有能力搬走的住戶都早就遷走,但更多的是老殘窮經濟弱勢者,要他們搬走也不知道能搬去哪裡。

上任後鄭維新開始整頓社區環境,透過與警方配合把社區內犯罪者掃蕩好幾輪,剛開始時常被恐嚇甚至暴力相向,但久而久之社區犯罪問題就慢慢減少,把不肖者侵占他人套房的人都通通趕出去,目前留下來的都是租戶或是有產權住戶。

「一開始整頓社區時常被報復,如自己汽機車輪胎被刺破,自己花費裝設在公空間監視器也遭人破壞,言語恐嚇說要給我難堪的很多,還好一路上住戶支持讓自己有信心做下去。」

該棟大樓水電管線極為老舊,甚至有不少套房因年久失修如同廢墟,過去常被地痞流氓佔去,直到近年來才有大幅改善。鄭維新指出,當時接任時社區根本沒有任何錢(公基金),只好自掏腰包整修,電梯時常故障就把所有電梯零件集合,至少維持1部電梯是安全可使用的,「要讓每戶住戶掏出500元還是住戶開會時主動提起,因為住在這邊很多經濟環境都很弱勢,自己捨不得開口也不知如何開口。」

無給職的工作但鄭維新做的卻比多數大樓主委多太多,去年颱風天,12樓的餐廳因長期無人使用,不少玻璃都已破損會滲水近來。她說,當時整個空間地毯都吸水,自己只好跟先生把老舊不堪的地毯一片片撕去,光掃除積水就200多桶,自從那次經驗後,就與先生搬木板把餐廳外玻璃破損處釘牢,今年颱風天終於不再有水患。

目前5~6樓電影院空間早已荒廢多時且無人管理,鄭維新指出,所有權人也無力去維護,只好擺在那邊,因建築物管線非常複雜,已更新多次管線都徒勞無功,7樓以上糞水污水常常都會流到電影院,那邊沒水沒電只好自己跑去透過發電抽水機慢慢抽積水,每周都好幾次每次約3個小時,自己只好在漆黑地方滑手機度過,有次還因此被蚊蟲叮咬罹患登革熱。

頂樓空間目前荒廢著,但為了避免有閒雜人等破壞或使用,鄭維新自費裝設監視器。她說,不知道為什麼頂樓有很多大型仙人掌樹而且不是長在盆栽內,而是深根至水泥層,自己時常去修剪仙人掌樹,才不會讓監視器視野被遮蔽。

鄭維新擁有對抗惡霸決心與毅力,但堅強背後仍有顆體貼他人的心,她半夜12點甚至1點都還會主動去巡樓,因害怕打擾住戶還不穿鞋怕驚擾鄰居。她說,有次在深夜巡視時遇到住戶,因為沒發出聲音對方還嚇了一跳,在住戶體諒下最終還是穿起鞋來巡樓,確保大家居住安全。

目前住在該棟大樓約有110戶,有90戶每月願意繳納管理費讓社區正常運作,鄭維新說,讓社區維持正常運作,不要讓閒雜人進出,並勒索住戶強收保護費,是自己做到現在最大成就,社區老舊很多設備不堪使用,空間也非常雜亂,但因為沒管理費要去大幅修繕不可能,更不可能跟這些經濟弱勢收更多管理費,只希望電梯可以正常運作,住戶可以住得安全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