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林奕榮報導/編輯室報告】

儘管全球主要央行擴大購債規模,但多國政府為應對疫情發行的大量新債,仍超過央行購債需求;彭博資訊統計,扣除央行預定購債規模,未來幾個月公債的供需落差將達近1兆美元。
彭博資訊指出,英國、加拿大、澳洲政府為籌集疫情援助資金,大舉發債,導致公債氾濫;美國和日本央行的購債步調,也比政府發債速度慢。

投資人對短期債券的偏好,可能會使長期債券殖利率的升勢失控,衝擊依賴長債市場的退休基金和壽險公司。

相較之下,歐洲大部分公債將受惠於歐洲央行(ECB)的購債計畫,擔心債券殖利率飆漲的投資人或許能在歐洲找到避風港。

在公債發行潮出現前,各國央行持續降息和擴大資產購買計畫已嚴重干擾投資策略。投資人每年從市場購買數千億美元債券,但部分人士預期央行會提供完全支持之際,市場竟出現近1兆美元的供需落差,凸顯傳統投資人對發債的政府的重要性。

今年下半年,美債面臨困境;截至今年12月31日止的六個月內,美債淨供應量將逾1兆美元,其中多數為中長期債券;美國國內買家目前仍為美債市場提供支撐,但一些最忠誠的投資者似乎準備離去。退休基金通常會購買美國公債配對長期負債,但自2月以來,退休基金對本息分離債券的持有部位持續下降。

摩根大通策略師貝瑞預期,下半年美國公債供應量將增加35%,並出現「一定程度的供給過剩」,5年期和30年期公債殖利率差距將擴大,建議投資人加碼押注殖利率曲線陡峭。

歐洲的情況和美國完全不同。美國銀行策略師薩柯表示,自6月30日到年底,歐元區公債發行規模預期將比ECB購買額度和投資人贖回量低2,220億美元,是歐債市場的利多。

日本殖利率曲線將陡峭化,主因風險資產堅挺、匯率避險成本較低推動資金湧向海外、10年和30年期公債發行量創紀錄,以及央行加碼購買短期債券,導致短期和中長期債券的殖利率差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