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時報譚淑珍報導/編輯室報告】

韓國自文在寅政府上任以來,一連推出21條高壓打房政策,原本想要抑制房價、打壓房產投資客,進一步保障租屋者,然而,政策失當,反而導致租金上揚,讓無殼者更無力購屋。

一則留在青瓦台網站上的貼文,引發韓國社群網站及輿論的廣泛討論,也引起韓國3、40歲世代的共鳴,甚至是共憤。

一位30多歲、育有不到2歲小兒的新手爸爸,工作多年後好不容易湊到30%的頭期款,也與銀行談好房貸,認購了離首爾2小時車程的仁川地區的一間小宅,然而,沒想到就在一切就緒時,政府頒布了房屋新政,將他所認購的地區列為「限購、限貸」區,房貸也從可貸70%,變為只能貸40%。

多出一倍的頭期款,讓這位新手爸爸無力湊出頭期款下,只能在青瓦台網站上留下無奈的貼文:「政府的房屋政策,難道是為了讓我們這些辛苦賺錢的上班族,一輩子租房子過日子嗎?」

文在寅政府上任以來,為了壓抑房價上升,前前後後發布了21項房屋住宅新政,透過徵收更高的房產稅、財產稅、綜合所得稅、買賣交易稅,以及圈設限購、限貸區等,以壓抑房屋投資客,並達到保障租屋人的目的。

但是,房屋新政卻失控了,3、40歲世代怒嗆政府的新政是:「根本不想讓我們買房子」,更有人在新手爸爸的貼文下留言:「政府就是想告訴我們,鯉魚就是該住在河裡,不要總想著要躍龍門!」3、40歲世代的人會有這麼強烈的反彈,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新政全然沒有考慮到無殼者的購屋需求,二是執政者的「雙標」。

文在寅政府新頒布的房屋住宅新政,最大的矛盾點在,凡是30年以上需要重建的住宅區,所有權人、也就是屋主必須在改建前住滿兩年,才有認購改建後新建住宅的資格。這項政策的用意是想要提供更多的需求給無屋者,卻適得其反。

在發布這項新政前,政府為了鼓勵屋主將閒置的房屋出租,推出了可以免綜合房地產稅、減免買賣交易稅等名為「義務租賃」的政策方案,租賃期間,房東不得入住,若違反協議,必須得繳納3千萬韓元的罰款,而義務租賃期間通常為八年。

如今,新政與現有的租賃優惠政策抵觸,不但讓想要透過購買30年以上待改建舊屋先出租、改建後換新屋的人期待落空,也相對壓縮了租金便宜的舊屋出租數量,供需失衡下也導致房屋租金上揚。

新政還將離首爾車程在2小時內的首都圈幾乎都列為限購、限貸地區,將最高可申請住宅貸款的乘數下調至40%,導致手上沒有個2、3億韓元的現金,很難在首都圈貸款買房,不但無助於抑制房價,也壓縮了無殼者的購屋力。

執政黨、政府機構二級主管以上的公務人員,擁有一房以上者,共有1,081人。官員的能力,雖然不能以房產數量論,然而,讓3、40世代無殼者最感到憤怒的是,今年4月國會改選前,執政黨信誓旦旦宣布:「擁有兩房的人,將被踢出黨內提名名單,參與人必須承諾處理自住以外的房產。」

結果,選後,25%的執政黨當選人,仍擁有多套房產。文在寅為了息眾怒,又推出名為「21號」的新政,要求青瓦台、政府機構二級主管以上的公職人員,以及執政黨國會議員不得擁有兩房,同時必須處理掉自住以外的房產,這讓不少公務員怨:「考核不看能力,看房產數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