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記者曾健祐報導/編輯室報告】

新莊1處社區居民在中庭散步踢到1支手槍,送鑑定在滑套、握把上採集到張姓男子DNA,檢方依持有槍彈罪嫌起訴他,但張喊冤不知情,辯稱可能在附近玩具店摸過,又被他人買走並改造,另監視器僅拍下槍被從11樓丟下,且住戶拒絕警方訪查,法院以證據不構成「持有」判張無罪,可上訴。

起訴指出,張男以不詳方式、地點取得1支具殺傷力的手槍、9顆子彈,並留置在新北市新莊一處社區中,2018年11月24日李姓住戶在中庭散步時,不小心踢到槍枝才發現報案,警方並在手槍上採集到張男的DNA,認定他嫌疑重大依非法持有改造手槍、子彈等罪嫌起訴。

審理時張矢口否認,辯稱沒去過該社區,槍彈也不是他所有,至於手槍上有他的DNA,可能是自己常到蘆洲、林口及板橋一帶的模型槍店,把玩過類似的玩具手槍後,該物再被其他人買走並改成成具殺傷力的槍枝。

拾獲的李男則說,當晚在社區中庭腳踢到異物,原以為是玩具槍退出彈匣發現子彈才知是真槍,就用塑膠袋裝著拿去報案,過程中未經他人之手。

警方鑑定指出,查獲的土耳其製ATAKARMS廠ZORAKI914-TD型改造手槍,於滑套、握把處採集到張的DNA,另根據監視器畫面,只能研判槍枝被人從11樓住戶往下丟,但警方上門查訪對方拒不開門,因此無證據證明張男當時在該社區。

桃園地院指出,依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中所謂「持有」,是指行為人將槍砲等置於自己支配下的狀態,且主觀上對該物有執持佔意思,客觀上已將之置於自己實力得為支配狀態,如果只是偶然短暫經手,欠缺持有意思。

法院認為,槍枝上雖有張的DNA,固然可證明張曾接觸過,但接觸的原因、是否持有,或僅為短暫接觸等無法認定,張男的辯解雖發生機率很低,但也無法判斷是否絕無可能。

判決指出,DNA鑑定僅能證明張曾接觸過槍枝,但仍無法憑此推論他持有,若張只是短暫接觸、把玩,並無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下狀態,並不構成持有,判處張無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