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記者何祥裕報導/編輯室報告】

飼養寵物往往難免造成鄰居間爭執,大致可分為三點:叫聲擾人、任意便溺與無端被咬,其中又以狗叫聲引發糾紛最多,除非住在獨棟透天厝,若住公寓或住宅大樓,飼主恐怕得要注意管好自己家的毛小孩,尤其現在人手一支手機,之前就曾有鄰居聯手蒐證,讓養狗卻不管狗的飼主,苦吞一萬元罰金。

彰化之前就有一件判決,傅姓男子與鄭姓鄰居所養的狗就是不對盤,傅常嫌鄭的狗太吵,某日鄭到住處旁停車場遛狗,傅聽到狗叫聲,理智線斷裂,拿著兩根鐵棍衝到狗面前不斷揮舞,還試圖用鐵棍丟狗,鄭姓飼主當然護著愛狗,也隨手抄起一根竹棍理論,但竹棍不敵鐵棍,鄭的竹棍被打斷,握棍的虎口與手指也受傷。

之後鄭學乖了,某日遛狗隨身攜帶高爾夫球桿,傅則跑去鄭家門口叫罵,鄭男回家看到傅與母親吵架,又伸腳要踹狗,於是拿球棍攻擊傅男,鄭母竟也拿起鍋勺參戰,結果這次傅受傷,雙方都提告對方傷害罪,後來各依傷害罪判處拘役15及20日,得易科罰金。

法界人士表示,過去俗話說打狗看主人,但現在動物可是不能打的;遇到寵物叫聲噪音擾人,對寵物動手是最不明智的做法,根據動物保護法,如果對動物施虐可以罰最高7萬5千元罰鍰,如果5年內再犯,可以判2年以下有期徒刑。

不能打飼主,但確實有法令可規範飼主。社會秩序維護法第七十條就規定,養危險動物影響鄰居安全,養危險動物出入有人的道路、建築物或其他場所,驅使或縱容動物嚇人,可處3日以下拘留或1萬2千元以下罰鍰。

基隆信義區一名飼主,知道自己的狗會追逐路人、對騎士吠叫,卻都不願意幫狗繫繩管束,不只陌生人經常嚇到,甚至鄰居騎機車回家也被這條狗追,後來鄰居都受不了,有的拿手機、有的調閱自家門口監視器,從今年3月到4月的20多天內,總共錄到5次犬隻追逐路人的畫面並報警,飼主被依違反社秩法送辦。

飼主告訴法官,他會在院子陪狗,狗一吠叫都會即時出去制止,並未縱容嚇人,不過法官根據蒐證畫面,飼主都是等狗衝出去對路人吠叫後,才出去查看或叫狗回家,並未提前制止,而且飼主還告訴處理員警,鄰居要告就去告,「我錢多去告我吧。」後來法官就依社秩法採一件一罰,每件判罰金2千。

之前曾有賴姓台北市民向本報投訴,鄰居養的狗在飼主出門後,固定從早上8點叫到9點,之前他上早班沒差,後來改上晚班,結果早上是他睡覺時間,卻被狗吵到睡不著,不管投訴警方、市府都沒用,記者實際登門訪問,他氣得說:「難道守法的人只能活該倒楣、忍受噪音嗎?」市府回應表示,因為狗叫聲屬於「不具持續性或不易量測的聲音」,只能由警察以社秩法處理。

而警方對此則回應,曾有上門拜訪飼主勸導,但警方處理原則通常要3戶住戶檢舉才會依法送辦,不過賴姓市民對此回答很不滿意,批評飼主「養狗是你的自由,但管理狗是你的義務!」最後記者找到飼主,飼主也無奈說要帶狗去上課,也向賴道歉。

越來越多人住進社區住宅大樓,法界人士說,根據公寓大廈管理條例,對於飼養寵物都有相關規定,甚至只要是社區管委會通過住戶公約,「禁止養寵物」都可以,根據條例第十六條,「住戶飼養動物,不得妨礙公共衛生、公共安寧及公共安全。但法令或規約另有禁止飼養之規定時,從其規定。」但因為難以執行,通常社區會訂的大概都是飼養寵物規定來管理,不太會真的禁養。

如果社區住戶遇到鄰居的寵物亂叫、隨地便溺甚至四處吠叫還咬人,可以先要求管委會進行勸導,若飼主沒改善,管委會可以移請縣市政府對飼主開罰三千到一萬五千元,而且可以連續處罰。

另外,社會秩序維護法也是一個管道,若住戶不堪犬叫、惡犬追逐,甚至在社區內養起具攻擊性的危險動物,都可以向警方報案,後兩者只要警方或鄰居蒐證得宜,可以直接移送法院進行裁罰。

犬叫聲擾鄰部分,目前警方實務處理原則,若僅有一戶檢舉,會先勸導飼主改善,如果多次接獲同戶檢舉,且員警前往處理也親自感受犬叫聲確實干擾安寧,只要住戶願意具名指證並製作筆錄,加上員警職務報告,就可以依社秩法移送法辦;若有三戶檢舉,縱使員警到場未能感受犬叫干擾,也可在勸導後移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