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記者何祥裕報導/編輯室報告】

俗話說「千金買屋、萬金買鄰」,好鄰居不一定帶你上天堂,糟糕鄰居卻可能讓你宛如下地獄,偏偏鄰居的好壞無法事先做功課就能察覺。

莊姓女子與樓下的江姓男子雖然已是20年的老鄰居,卻只因為公寓的公共費用問題沒談好,江男竟然把父親遺照及自己寫的詛咒文,放在莊女家門口嚇人,最後被判刑,但莊女在那段期間已嚇出不少冷汗。

江姓男子住在新北市三重區重新路一處公寓一、二樓,和住三樓的莊女認識超過20年,但後來因為公寓清洗水塔費用如何分攤發生爭執,江竟然寫了一篇「詛咒文」恐嚇莊女,內容「每月初二、十六,都是最好攻伐的日子,天上下石頭、磚頭,甚至不小心掉下一大片鋼鐵材料,而傷了三樓的主人…」語帶恐嚇,讓莊心生畏懼。

除了詛咒文外,江也拿出自己父親遺照、樓層圖及一張舊的百元鈔擺在莊女門口;莊女開門猛然看到江父遺照和詛咒文,嚇到趕緊報警。不只如此,江甚至還在樓梯間埋伏,看到莊女的父母到公寓來探視女兒時,竟然拿出鐵鎚與鐵錐朝莊女父母丟擲,幸好沒打中。

莊女受不了江男不理性的行為,報警處理,沒想到江因此不滿,又砸破莊女住處的玻璃,還把莊女在樓梯間裝的監視器鏡頭、燈泡等都砸爛,後來檢方依恐嚇、毀損等罪嫌起訴江男,法院審理時,江竟提出醫院診斷證明辯稱自己有精神疾病,希望獲得減刑。

不過法官認為他寫的恐嚇文章內容「洋洋灑灑、長篇大論」,極盡咒罵之能事,看不出有精神錯亂情形,認定江稱病是卸責之辭,最後依恐嚇、毀損等罪嫌,判處江四個月有期徒刑及拘役100天。

法界人士指出,遇到這類不理性的鄰居,如果不能搬家避開,就只能透過司法手段保護自己、制裁對方,絕對不可以姑息以對,否則對方認為鄰居好欺負,往往會變本加厲。

此案例中,莊姓女子在樓梯間裝設監視器,法界人士指出,這是最基本保護自己的方法,但過去曾有因為監視器鏡頭對準鄰居門口,引發隱私權爭議,建議監視器鏡頭盡量對準樓梯間全景拍攝,以免保護自己不成反而惹官司,也最好安裝品質較佳的鏡頭,最好連聲音也一起收錄。

鄰居之間的糾紛,若可以是理性討論,那還算是好的,若遇到不講理的鄰居,輕則騷擾恐嚇,重則動手動腳,實在令人不堪其擾。

若這類惡質鄰居騷擾的不是只有一家而已,在社區有管委會的前提下,公寓大廈管理條例是有個「惡鄰條款」,可以直接要求惡鄰搬家,實務上已有不少成功趕走惡鄰的判例。

條例22條明定,若住戶有積欠社區應分擔相關費用、或社區公有區域有不當運用及違法或違反住戶公約情節重大者,可以由管委會命三個月內改善,若未改善,可由社區的區分所有權人會議決議訴請法院遷離,不搬的話,還可訴請法院強制拍賣房屋。

另外,洗水塔、公電等公共費用的分攤,通常住戶可依戶數、坪數商定,最好有獨立電表、水表便於計算,若實在談不攏,可請第三方人士幫忙協調,或共同繳存一筆公積金支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