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徐彩媚、王智勇報導/編輯室報告】 

入夜後的嘉義縣中埔鄉,漆黑有如鬼城,琉璃蟻大軍一波波攻佔民宅,密密麻麻億萬隻,怎麼也數不清,鄉民迫於無奈熄燈,躲到市區超商「避難」,有家歸不得的痛苦7年前早已開始,但政府遲至去年才發放防治餌劑,居民怒火難抑,大罵「太慢了!效果打折扣!」連想好好吃頓晚餐都奢侈,「吃飯配胡椒」已變成日常。

55歲徐紹唐的家族,世居中埔鄉鹽館村,熱心的他利用製作苦茶油工作空檔,投入義勇救難隊,捕蜂抓蛇功夫一把罩,卻也被琉璃蟻徹底打敗。縱使徐家三合院紗窗、窗簾一層層加裝,但琉璃蟻有洞就鑽,「白牆瞬間變黑牆,吃飯只能摸黑亂夾菜,若稍微慢些,便當就爬滿琉璃蟻」。

每當天色漸漸昏暗,黑色的琉璃蟻大軍宛如旋風,空襲點燈的民宅,「下班想放鬆泡個茶,茶几、杯具組也滿是琉璃蟻,哪有心情放鬆!」

徐宅門口放著斗大澡盆,裡面泡肥皂水,一旁擺一盞燈,入夜後燈一亮,因琉璃蟻具有趨光性,吸引一隻隻衝進澡盆,黑鴉鴉一整片,不久溺斃,徐紹唐曾經秤過重,「3個小時內,抓了100多公克!」據調查1公克1800隻,光一個澡盆就有1萬8千隻,密密麻麻令人頭皮發麻。

記者採訪這天碰巧雨後,徐紹唐笑著說,居民看到天氣好就眉頭深鎖,反倒喜歡下雨天,因為雨後琉璃蟻會少些。眼見三合院牆壁上的琉璃蟻,一隻隻亂竄,往門縫衝、往紗窗撲去,甚至連人的身上也有琉璃蟻爬動,瞬間,記者全身搔癢起來,一股不舒服的感覺油然而生。

中埔鄉,琉璃蟻之苦已經困擾鄉民7年,徐紹唐想盡各種辦法對抗,除了端肥皂水吸引蟻自攻溺斃,噴槍朝柱子火攻、殺蟲劑往牆壁猛噴、工作室吊掛黏蠅板,各種怪招均嘗試過,常搞得滿屋刺鼻惡臭,可惜,不到一小時,「黑色旋風再現」,他忍不住痛罵:「到底是殺螞蟻!還是殺死自己!」

每年5至10月琉璃蟻轟炸全鄉,最為嚴重,與徐紹唐同住中埔鄉的方耀賢,家裡窗戶已裝上密度較高的木瓜網,還貼了黑色不透光紙,「琉璃蟻不知哪來通天本事,一樣鑽入屋子裡」。

方家入夜不敢開燈,連電視也不敢看,家人拿著手電筒,摸黑在院子甩手運動、聊天,打發漫漫長夜,他苦笑說:「住在這裡,完全沒有夜生活的。」

方耀賢表示,如果沒下雨就滿天飛,路燈一打開,琉璃蟻馬上往光源撲過去,燈罩旁成群結隊。通常隔天一覺醒來,院子滿布蟻屍,用垃圾袋裝起來秤重,竟有6公斤,高達千萬隻的琉璃蟻,「真的好恐怖」。

蟻害連店家生意也難做!餐廳業者葉濰輔無奈琉璃蟻有洞就鑽,他搬開餐廳庭園的造景石頭,琉璃蟻群竄動,撥動樹底下的枯葉,數不清的琉璃蟻,捏也捏不完,曾有一回忘記關窗戶,燈一打開,馬上飛進屋內,床鋪、衣櫥…全部淪陷,把小孩都嚇哭。

葉濰輔的表妹張淑招在餐廳幫忙,她說,因有客人曾經被琉璃蟻大軍嚇壞,後來都提醒顧客在傍晚6點前用完餐,不然接下來開燈,琉璃蟻將攻佔菜盤、白飯等等;就連小孩下課,她也要求黑天前寫完作業,「琉璃蟻簡直比老鼠、蟑螂更可怕!」

入夜後的中埔鄉,就屬琉璃蟻較少的鬧區超商最熱鬧,若無法早睡,鄉民或許騎機車,或者全家開著車,都往這裡「避難」。林太太說,超商成為她打發時間的最佳場所,到這裡划手機、躲蟻害,直到晚上9點過後,才又開車回家睡覺。連小朋友,也會先躲到蟻害較輕的親友家,等10點過後再接回家睡覺。

琉璃蟻蟻害從海拔約400至500公尺的嘉義縣竹崎鄉,往中埔鄉、大埔鄉、番路鄉蔓延,今年連海拔較低的嘉義市區也淪陷。走在這些鄉鎮的社區,水管內、石縫中、電箱裡…無所不在的琉璃蟻。

同屬「重災區」的番路鄉民和村,當地種植不少柿子、龍眼等果樹,村長蔡海選進入柿園,搖一下樹幹,果實、葉子、樹枝琉璃蟻繞來繞去;他接著到鄰近龍眼園摘一串果實,很快地,琉璃蟻爬上其手臂。

他感嘆常遭蟻酸噴得睜不開眼,若加上要驅趕琉璃蟻,就得花費大半功夫,採收速度變慢,甚至為了滅蟻噴藥,果皮有黑點,頂級品淪為次級品。

嘉義大學今年參與琉璃蟻防治作業,但該校卻也淪為「災區」,公關組長洪泉旭在南投草屯的老家,受蟻害之苦多年,他萬萬沒想到,琉璃蟻今年也爬進學校宿舍,天花板、牆角、流理臺、電線旁,到處都見一隻隻琉璃蟻爬動,害得他常拿著殺蟲劑,往螞蟻路徑猛噴,「可惜,不久,琉璃蟻又來了,窗框下處處有蟻巢!」

參與防治工作的嘉義大學植物醫學系助理教授林明瑩指出,琉璃蟻在1912年發表的台灣蟻名錄中首度出現,已存在台灣百餘年;每年約六、七月開始,進入琉璃蟻的繁殖期,這時會長出翅膀,到處飛舞,翅膀直到交配後再脫落,加上其趨光特性,近年來民宅遭大量琉璃蟻攻陷。

受農委會委託調查琉璃蟻、彰化師範大學生物系教授林宗岐說,琉璃蟻分為疣胸琉璃蟻、褐色扁琉璃蟻兩種,前者為爬行,後者可飛行,嘉義縣中埔鄉遭受兩種琉璃蟻侵害。

以農業為主的中埔鄉,因為雙重蟻害,近年來建築物變得不一樣,過去,這裡因位處山區,居民晚上打開門窗,享受微風徐徐,農家生活愜意不過;現在,裝了氣密窗,加了紗窗,也貼上不透光紙,一層層鋪上,家家戶戶入夜後不敢開門窗,不敢點燈,手電筒成了唯一照明,居民說:「拜託政府幫幫忙,改善一下我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