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記者記者修瑞瑩、吳淑玲、林敬家、林宛諭、凌珮君報導/編輯室報告】

目前國內古蹟防火及搶救因應計畫,多參考日本世界遺產白川鄉合掌村守護文化資產做法,「古蹟自主性防災設備設施」就是取經合掌屋。另,日本清水寺在每棟建築間會滿布巨型水炮,火警時從室外降下水霧牆把建築包起,台南赤崁樓與孔廟等國定古蹟也效法引進水炮。

成大建築系兼任助理教授蘇鴻奇說,清水寺規模大,每棟建築間滿布大型水炮,只要火警就會從室外降下水霧形成霧牆把建築包起,既滅火也保護建物不被波及。古蹟救災最怕強烈水柱,為免破壞,多無法裝設一般灑水設備,要用其他方式救火,例如設戶外管線。

台南市文資處長林喬彬說,不能在室內設灑水裝置,就改在室外放水槍、簡易式操作型消防栓、火焰式探測器、馬達泵浦(驅動管線水壓以達放射壓力),一旦紅外線偵測到火警就進行初期滅火。水霧式滅火器來自日本,水霧牆可達滅火效果但不會損壞建築,但目前在台灣是不被消防局認可的消防設備,僅用在古蹟防火因應計畫中。

彰化消防局第三大隊長施順仁說,日本有「古蹟防災日」,京都消防局設計消防課程,日本街區住戶有防災一體觀念,國內仿效組成自衛消防編組,火災先自助滅火,以消防分隊編組結合古蹟管理員、保全及志工,半年演練一次。

施順仁表示,日本古蹟常見周遭放置水桶,可見用水滅火仍是基本,也可用二氧化碳滅火器,但僅室內效果較好,施用前須先疏散人員。蘇鴻奇提醒,歐美、日本等先進國家防火措施可借鏡,但仍有發生大火情形,如何落實防災才是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