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報導/黎智英撰文/編輯室報告】

屋企裝修很煩,你要找地方搬出去住兩三個月,搬去住的地方不是太細就是擺設不同,搗亂了生活習慣。好,反正不方便是暫時的,忍受過去就好了。但是,不,裝修幾乎永遠都會延長,說好了兩三個月,動輒搞到四五個月還是完成不了,令人忍無可忍,戶主與裝修佬本來是朋友,後來變成了仇人。為什麼裝修會延遲?因為裝修佬都是樂觀者,為了接到生意,往往把裝修期規劃定於最理想的方案。而且裝修佬從來不受經驗教訓,把延期的責任都推到戶主的身上,不是他要求改動太多,就是最初沒把要求說清楚,總之責任永遠不是裝修佬的錯。不僅裝修是這樣,很多大型的建設項目,尤其是政府的建設項目往往延誤超支更是常見的現象。

這些大型建設項目的延誤和超支,是做規劃的人對自己的專業知識和邏輯太樂觀,因而對自己的計劃有超乎現實的自信。做規劃是一個團隊,若然參與的人各自能發揮所長和有不同的意見,互相批判競爭,規劃應有足夠的客觀檢驗。然而情況並非如此,各人的知識和意見在規劃的過程中,慢慢變得模糊而被主管主導的概念和意見覆蓋。這種演變是不自覺的,因為一個團隊在主管的主導下,很容易形成互相依靠和信任的羊群心態(herd instinct)。這心態壓抑了個人意見,提出不同意見猶如是對團隊不信任,自己簡直變成了不忠心的叛徒。這種心態令規劃蒙蔽在群體思想(Groupthink)的成見內。

要避免這圍內主觀造成的流弊其實不難。我們找幾個以前別人做過的、與這項目規模和性質類似的個案來研究,找出他們造成延誤和超支所犯的錯誤和不足,對比我們的規劃,我們便發現我們規劃忽略了的地方和漏洞。大規模的建築項目非常複雜,必然會有突發的需要和不測的意外發生,可是專業的自信使我們忽略了這些偶然的故障,讓我們假設專業知識已足夠包括和解決這方面的問題。其實專業愈專其成見的陷阱愈深,愈難接受外來意見的衝擊,因此專家規劃往往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專業知識和理論透過我們的主觀演繹後,便失去了它本來的客觀性。專業知識和理論必須結合實踐的客觀條件,才能恢復其客觀有效的完整性,因此一個大的項目,必須要有外來的數據和別人過往個案證驗衝擊的修正,才能避免延誤和超支的錯誤。

我們不僅忽略外來的數據和別人過往個案的證驗,我們很多時只想著自己的產品有多好,而忽略了競爭對手的實力和巿場的狀況。迪士尼公司前主席被問到,為什麼有許多成本昂貴的大卡士電影在同一時期推出?他毫不猶豫地說,這全都是傲慢作祟。若然你只想著自己的產品有多好,你覺得,「我有個很好的故事製作,很強大的宣傳和發行部門,我們把這影片推出去一定成功!」。但是你沒有想過其他製片都會這樣想,而且誰也不會想到,大節日期間每一個周末都有五齣大卡士電影推出,哪裏夠觀眾填滿這些戲院!

我們會認為這些製片商是傲慢,其實不是,他們根本沒想過有外面的競爭對手存在,看到的只是自己的實力,而不是相對競爭下自己的實力。他們沒有深思熟慮:其他人在做著什麼,有多少人會來看我們的電影?他們想到的是自己的優勢,輕易地以直覺來估算自己的成果,沒想到競爭對手的存在,看似是傲慢,其實是被主觀蒙蔽了的盲點。事情往往太複雜了,沒有外面競爭者的數據和別的個案客觀的衝擊,我們是很容易犯錯誤。

不僅是大規模建築項目是一個團隊規劃,然後在群體思想的蒙蔽做最後決定。一個企業的發展計劃都是由一個團隊研究和規劃出來,然後也是由主管主導拍板作最後決定。這樣的發展計劃幾乎獨一無二,很難找到其他數據和案例做基準比較(benchmarking),因而往往蒙在鼓裏做出最後決定,這樣做易於犯錯非常危險。為了防止犯這樣的錯誤,心理學家Gary Klein提出一個很好的方法。他叫方程式做Premortem,事前檢討。這事前檢討方程式有兩個好處:它讓我們克服了群體思想的主觀成見,和令個人發揮逆向思考的想像力,使事情受到客觀檢驗的衝擊。

他說當我們做了個重要的決定,在實施之前,我們要求有參與或對這決定有認識的同事,各自坐下來用二十分鐘時間去設想一下,若然這計劃實施一年半載後,會發生些什麼災難?只去想災難而不去想這計劃的好處,往往這種事前的檢討讓我們找到計劃的瑕疵,讓我們避免了群體思想主觀願望造成的錯誤,甚至災難。

就算是開會討論一件事情,然後做決定,我們卻不知不覺被羊群心理(herd instinct)擄掠了,而做出 Groupthink 的決定。這決定沒有各人客觀批判的檢驗,是主觀和不切實際的。會議雖然是一組人參與,若一個人先提出了他的想法,這個人的想法便很容易成為其他人直覺的參照(reference),尤其這人是上司,其他人的思路便會被這想法牽著走,失去了每個人獨立思考,造成嚴重的Groupthink 錯誤決定。

現在有些公司利用Slack(一個開會議程App),要求同事在開會前個別將意見和想法提出,讓我們事前可以對每人的意見和想法獨立思考過,提出意見和分歧,然後在會議時逐一去討論,就是為了避免 Groupthink 的群體心理造成錯誤。

獲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心理學家Daniel Kahneman在一次Davos的會議上講述了Gary Klein的事前檢討的做法,坐在他後面其中一位主講者是跨國企業的CEO,他衝口而出地讚嘆:「噢!聽了這個做法,來Davos已值回票價!」顯然這是見證過 Groupthink 成見造成災難的過來人的有感而發。很多時重大而複雜的事情,只差一點點客觀檢討的程序,變得實在和更有效,而可以避免了昂貴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