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圖輯隊阿雀報導/編輯室報告】

覺得生活一成不變,很無聊嗎?現在有專家指出,在因COVID-19(武漢肺炎)而封城的狀況下,人們會因為感到「無聊」,變得更容易做出錯事……

「無聊」乍聽之下只是個無聊的小問題,但專家指出,無聊可能會影響防疫的進行。

當疫情不斷延燒,天天關在家裡、哪裡都不能去的生活持續好幾個月後,人們漸漸產生了「隔離疲勞」(quarantine fatigue),對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勁,覺得多出的大把時間不知道該做什麼,生活過得好無聊。

乍看之下,無聊似乎只是個小問題,畢竟比起猖狂的確診率跟死亡率,抱怨自己有很多空閒時間,聽起來有點太小題大作。但是,現在有專家指出,「無聊」已經不只會影響個人的心理狀態了,它還可能導致真實的問題發生。

來自加拿大滑鐵盧大學和美國杜克大學的學者就發現,比起其他人,容易感到無聊的人更可能會打破社交距離的規定然後群聚;另一個發表在期刊《人文社會科學傳播》(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Communications)的研究則認為,無聊會讓人難以自我控制,進而做出違反規定的事。

感到無聊的時候,就算是電動遊戲,也可能還是讓人難以覺得有趣。

任職於滑鐵盧大學,並參與「無聊與疫情關係」研究的認知神經科學家丹克特(James Danckert)說,當人們出於各種理由,沒辦法對當下正在做的事感到滿足時,「無聊」其實就是一個訊號,告訴你是時候去做些別的事情了,那種不安又無法專注的感覺,正是大腦在促使我們去抓一抓那種如同搔癢般的不滿足感。

但是,也不是每個人感受到的無聊都一樣。美國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Florida)的心理學助理教授韋斯特蓋特(Erin Westgate)就點出了兩種導致無聊的狀況:一是對事情失去專注力;二則是在做事情的當下,覺得一切都沒有意義。

所以,也不是只有「無事可做」才會導致無聊,相反地,有時候人們正是因為太忙了,或者因為工作、或者因為小孩,當有太多事情必須要做的時候,反而導致他們無法專注在目前正在做的事情上,並因此感到厭煩和無聊。

當瑣事接連而來,太多必須要做的事情反而會讓人感到厭煩和無聊。

於是,當人們想要打破那種無聊的感覺時,就更有可能會做出具有風險的事情。認知神經科學家丹克特的研究指出,像是吸毒、酗酒,或甚至是自我傷害等高風險行為,都和「無聊」有著某種程度上的關聯。

無獨有偶,早在 2014年,一篇刊登在學術期刊《科學》(Science)上的論文也表示,在他們的實驗中,當受試者被要求一個人身處在沒有任何娛樂設備的地方時,有些人甚至寧願選擇電擊自己,也不要忍受無聊。

也因此,在疫情限制人們的行為時,面對長期的防疫措施,還有那些想做卻不能做的事情時,人們傾向於承擔風險去做一些別的「錯事」,像是破壞防疫規定,並以此解決無聊的窘境,也就不是沒有可能了。

對那些被封城措施所限制的人們來說,有些以往習以為常的事,已經變得遙不可及。

這個推論也不是沒有道理,像是BBC就點出了相應的例子:在確診數字持續攀升的情況下,美國在聖誕假期前後搭乘航空的旅客還是暴增;佛羅里達州的全民確診率目前徘徊在 11%左右,但人們依舊持續到室內餐廳用餐;甚至在路易斯安那州,有四分之一的確診案例來自於酒吧、餐廳,以及賭場的群聚感染。

但是,當學者們提出「無聊」和「破壞防疫」之間的關係時,他們同時也聲明,這並不代表是無聊「造成」人們做錯事。

「我不能說是無聊造成人們做那些事,」在還沒有詳細數據支持理論的情況下,認知神經科學家丹克特如此表示:「我只能說,它們之間必然存在著某種聯繫。」

不管怎麼說,即使是在沒有疫情的狀況下,感到無聊也是稀鬆平常的事。所以,與其因此產生挫折感,又或是拿無聊充當一些不理智行為的擋箭牌,丹克特建議人們還是要好好思考自己到底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丹克特說:「去反思你為什麼感到無聊,想想你對於在做的事情有哪裡不滿意,這有助於你找到適合的替代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