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報記者林至柔報導/編輯室報告】

大陸實體書店在去年在上海「開一家、紅一家」,上海、杭州的蔦屋書店剛開幕時,甚至要提前預約才能進場,書店瞬間成為時下年輕人的「網紅打卡景點」。不過,大陸業內人士表示,社群網路增加了實體書店的曝光量,短期來看成效佳,但卻不是長久之計,同樣的拍攝場景民眾也只會拍一次,若書店對消費者缺乏內在吸引力,很快會把注意力轉向其他地方。

去年大陸實體書店在上海算得上是「開一家、紅一家」。從3月「幸福集薈黑石公寓店」開業,到12月大隱書局·九棵樹藝術書店、蔦屋書店、朵雲書院·戲劇店、多抓魚循環商店輪番登場。鳳凰傳媒蘇州鳳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執行董事曾鋒說,消費者去書店是為了拍照還是看書、消費,不是書店所能左右的,在他看來,社群網站增加了實體書店的曝光量,短期成效佳,但長期來看卻並非好事。

曾鋒表示,空間設計的確可以為書店加分,但大陸一些書店沒有拿捏好空間設計的尺度,店裡的「人造場景」反而喧賓奪主了,書店本質是經營性場所,支撐實體書店生存的始終是經營活動,業界將書店投入主要分為三個部分,即空間設計、書架和產品,一旦內部置景過於花俏,使讀者身處巨大空間而無法將注意力集中在圖書本身,那麼靜下心來看書、買書肯定難上加難,而且,人造景觀有「保存期限」,人們一旦看膩了,書店本身又沒有新的內在吸引力,消費者很快會把注意力轉向其他地方。

曾鋒表示,書店無論身處老建築還是新空間,書店若要避免人們「只拍照不消費」的行為,就是堅持「尊重建築、使用優先、突出產品」三原則,真正強大的書店不會因拍照的人多了,就被磨滅靈性,反會讓鏡頭背後的目光逐漸聚焦書店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