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記者沈婉玉報導/編輯室報告】

央行總裁楊金龍一向認為,房價問題涉及的不只是金融穩定,還有居住正義與資源配置等問題,抑制房價上漲需各部會通力合作才會有效果,在財政部祭出房地合一稅2.0之後,央行跟進加碼不動產信用管制,除課重稅還要縮銀根,讓囤房炒房投機客插翅難逃。從政策方向來看,無論財政部或央行都是對準法人而來。

央行引用內政部資料指出,去年底全國法人擁有四戶以上住宅者,占擁有住宅法人的百分之十一點九六,且合計擁有住宅數占整體法人擁有數的七成四,比率甚高;此外,法人短期交易頻繁,非不動產及營建工程業法人持有一年內即出售住宅的比率高達五成五。數據顯示,法人囤房及短期交易較為明顯,央行不希望金融機構的信用資源提供法人囤房炒作。

至於自然人多屋族,央行認為,借款人持有多戶房貸、擴大財務槓桿比率,不利銀行授信風險控管,因此要對多戶房貸成數採差別管理,第三戶以上貸款成數下降,第四戶以上貸款最高只能借五成。

央行發現,去年本國銀行辦理豪宅貸款撥款戶數及金額均較前年增加;但豪宅價格高,易產生帶動周邊房價的外溢效應,當房市景氣反轉,貸款風險較高,應是用較嚴格的貸款條件。因此,央行調降自然人購置豪宅貸款最高成數,由六成降至五點五成,並新增第四戶以上的高價住宅貸款最高成數由六成降至四成。

近年境外資金回流、台商回台投資或擴、建廠,帶動工業區土地價格上漲,央行要求銀行落實自律規範,但各機構寬嚴不一。為避免地主囤地、企業缺地,強化工業區閒置土地活化利用,央行此次新增工業區閒置土地抵押貸款最高限貸五點五成,但只要已動工或有具體計畫興建開發,就不受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