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日報記者章程報導/編輯室報告】

房東上門催收房租,卻發現租客在出租公寓內死亡。事後,租客的家屬認為房東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告上法院要求對方賠償47萬余元。房東堅持認為自己沒有責任,不存在任何侵權行為,無需賠償。記者日前獲悉,本案歷經一審、二審,法院均判決駁回了租客家屬的訴訟請求。

2019年5月19日21時,白雲區一公寓內,房東曾某因顧客劉某未支付當日租金,去敲門催收房租。此時,房內燈亮著,卻無人應答,曾某覺得不對勁,便用公寓房間總卡打開房門。

一開門見到的景象嚇得曾某腿軟:租客劉某半躺在床上,鼻腔內有異物堵塞,鼻口處有氣泡,床邊有嘔吐物。驚慌失措的曾某趕緊撥打120並報警,急救人員到場后證實劉某已經死亡。公安機關技術法醫到場勘查,調查資料顯示現場無打鬥等被侵害痕迹,初步判定為猝死。

劉某是家中獨子,面對劉某的死亡,父母痛心不已,認為公寓經營者曾某在管理方面存在明顯過錯,其未在相關機構辦理房屋租賃備案登記手續,且未及時發現住宿人發生意外,以致劉某沒有得到及時救助而死亡,遂向白雲區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曾某支付喪葬費、被撫養人生活費、死亡賠償金及精神損害撫慰金等損失的30%,即47.3萬余元。

曾某認為,其經營的公寓不存在安全隱患,本案已排除存在刑事犯罪行為,不能強行推斷租客猝死與公寓經營者存在因果關係。公寓是一個獨立、私密的空間,沒有特殊原因任何人均不得擅自闖入,劉某入住公寓時身體健康,未見任何異常,其因催收租金前往敲門,因無人應答察覺情況有異,方才進入房間,發現劉某呼之不應后,已第一時間撥打急救電話及報警電話,並無任何侵權行為,劉某的猝死與自己沒有因果關係,自己不應當承擔本案的賠償責任。

白雲區法院審理后認為,本案系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劉某父母主張曾某承擔侵權損害賠償責任,應滿足民事侵權責任的四個構成要件:存在加害行為,發生了損害事實,加害行為與損害結果之間具有因果關係,行為人存在過錯。

在本案中,曾某無加害行為。公安機關現場勘查后,發現房間內並無打鬥等被侵害的痕迹,已排除刑事犯罪的可能,並經法醫認定劉某的死因為猝死,劉某的家屬對死亡原因亦無異議,無證據證實曾某存在侵害行為。

其次,劉某在租住的房間內猝死,房間系其使用的私密空間,曾某作為公寓的經營者亦不能擅自進入,曾某無法預見劉某存在身體不適或可能發生意外。

同時,曾某已履行了安全保障和救助義務。經營者的安全保障義務是對其所能控制的場所的建築物、運輸工具、配套設施、設備等的安全性負有保險義務,配備適當的人員為參與社會活動的他人提供預防外界及第三人侵害的保障。

本案中,曾某已通過「平安白雲」為劉某辦理入住申請,在發現劉某呼叫不應后立即撥打120並報警,已履行了經營者的安全保障義務和救助義務,不存在延誤救助等消極行為,劉某父母亦未提供證據證實曾某未履行安全保障義務。

此外,曾某無證經營公寓與死亡無因果關係。曾某無證經營公寓,未辦理房屋租賃登記備案手續,屬於行政管理中的違規行為,該行為與劉某的死亡並無因果關係。

因此,曾某不存在侵權行為,亦無證據證實其未履行安全保障義務,對劉某的死亡沒有主觀過錯,曾某經營的公寓未進行工商登記及未在相關機構辦理房屋租賃備案登記手續,與劉某的死亡沒有因果關係。劉某父母主張曾某承擔侵權賠償責任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法院判決駁回劉某父母的訴訟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