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報導/調解委員王威鈞撰文/編輯室報告】

住4樓的張三拿著2樓李四家陽台前推增建露台的照片到市府詢問是否屬於違建?再據以決定是否舉報!

值勤的委員心想不妙!答「是」、「不是」、「不關我的事(應詢問拆除單位)」都不好,最保險、最妥當的答覆還是反問一句:「什麼事?」

「陽台前推也就算了,他還外掛一排盆栽。」「綠化環境不好嗎?」

「澆花時水會滴得一地。」「你住4樓會受到影響嗎?」

「水會滴到我停在一樓的機車!單單是水,我用輕便雨衣蓋住車子倒也還好,但是夾帶的泥沙讓我每天出門都很困擾。」「確實會讓人困擾!多久了?」

「好幾年了!」「為什麼忍到現在?」

「今天早上我要出門,剛好他在澆水,我忍不住就跟他說『留意一點』,結果他沒好氣、應付地回說『好啦!好啦!』然後就進屋去了。」「你氣不過,就想來舉報違建?」

「對!怎麼有這種人,明明做錯事,還那麼不講理!」「你有找過里長?」

「我們同一個里,要里長出面處理,不是讓他難做人?」「你蠻明理的嘛!你有想過到區公所申請調解?」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有地址不知道可不可以申請調解?再者,我怕他收到調解通知書會反彈!」「沒錯,一般人收到存證信函、法院傳票、調解通知書都會不太舒服,你倒是挺貼心的嘛!」

「鄰居嘛!如果不是今天早上他那種愛理不理的態度,我怎麼會想要舉報?如果他態度好一點,就算沒有改善,我也會阿Q地自我安慰他是不小心的、他忘了或者是不知道如何處理。」「違建本來就不對,但是經過今天的爭執,如果舉報,他一定會認定是你報拆的。看過一部電影《你只是欠我一個道歉》?」

「看過!我也不想為了這點小事搞得不可收拾,大家鄰居還是得要做下去!」

★主動調解小心好意幹壞事

「我是本區調解會委員,如果你信得過我,我先去和他聊聊,聽聽他的想法?」「好啊!您不但願意聽我說、提供我意見,還願意幫我去和他談談,解決我的困撓,實在太好了!今天這一趟真是沒白跑!」

委員當天就來到張三家樓下,這時才知道事情沒有想像中的容易。他躊躇著如何上樓對李四表明身份與陳述張三的問題?

調解桌上的雙方當事人再怎麼心不甘情不願,畢竟是自願前來的,多少也知道調解委員的身分、立場、功能與作用。而今「師出似乎無名」,不成事也就罷了,萬一李四惱羞成怒、到處投訴,反而不妙。

想找里長陪同,但如張三所擔心的「雙方都是選民,不要讓他為難?」萬一碰個不靠譜的里長,成事不足,弄得「滿里風雨」,事情更難收拾。

無奈之餘,只能拍張照片Line給張三確認現場。張三對於委員的熱誠與效率頗為感動,也體諒委員所思考的難處。並且再三強調不急於處理,幾年來都忍了,不在意一時。

★正念善意產生正向能量

委員為此事煩惱了數日後,接到張三來電告知,李四在每個盆栽底部裝置盛水盤,問題已經獲得解決。原來,李四雖然口頭上狀似「敷衍」與「應付」,實則已經採取改善措施。委員稱幸還好沒做什麼,否則「好心做壞事」、弄巧成拙、越幫越忙?

李四「好啦!好啦!」之後還有一句「我會處理」沒有說出口,卻讓張三誤解為「你想怎麼樣?」

委員恭喜張三的困撓獲得解決,對於張三的感謝更是直言不敢居功。

張三樂觀地認為是委員的熱誠產生正向能量,問題才能迎刃而解。他深刻體認到:爾後遇到任何衝突應該以避免產生對立結果的方式處理;以衝突回應衝突,只會激起更大的衝突!

李四的改善行為,讓這場衝突落幕。委員雖然沒做什麼,但張三的情感有了出口,多少獲得某種程度的修復。進一步說,即便李四沒有改善作為,受到引導的張三也不致於會有讓事情更糟的激化行為。

後續要思考的是:如何讓「主動調解」師出有名,不讓「行為人」排斥?調解不僅是被動地在調解室撮合雙方和解,主動調解更能擴展服務功能,達到修復式調解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