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許淑惠報導/編輯室報告】

台中一對王姓兄弟分別罹患輕度和中度智能障礙,前年底,林姓遠房姻親鼓吹王兄貸款60萬元修漏水屋頂,卻帶兩人抵押房產借高利貸960萬元,導致2棟房產和農地被法拍,友人懷疑林男配合錢莊設局詐騙,集資請律師提告並聲請先扣押房產,但檢察官以可能是債務糾紛駁回、法官則裁定須提供218萬元擔保金才能停止執行,王兄急得在上週服藥自殺,幸被救回,友人怒批官僚逼死人。

從鬼門關前被救回,王男(46歲)坐在病床滿臉鬱悶、懊惱,一旁的弟弟(40歲)看似小孩不解發生何事。王男說:「我比較憨直,什麼都聽他的(指林男),說我的借不夠連弟弟的也拿去借,最後錢沒拿到、漏水沒修、房子被法拍,才想死死算了,朋友來看我、叫我要看開一點、不然怎麼辦…。」

《蘋果》接獲王兄的友人郭明輝、「材哥」、「同哥」代為投訴,郭男從事代書工作多年,他說實在看不下去,根本是詐騙,逼得已經很弱勢的兄弟和老母無處棲身,處境可憐。

記者實地走訪,王家母子3人自己的房子不能住,借住隔壁叔叔家的客廳,輕微失智的王母和小兒子擠睡門旁的單人床、王兄睡在沙發上,一屋子的雜亂…,是他們臨時的住所。

「同哥」說,與王父是舊識,3年前王父去世留下2棟沒有保存登記的透天厝、地坪近80坪和屋旁232坪農田由兄弟持有,王兄在食品廠當工友,雖然全家只賴他維生,但日子還算能溫飽。前年10月,王兄好心收留沒地方住的遠房姻親林男,林男鼓吹花60萬元修理客廳的漏水天花板,開始一連串的惡夢。

前年12月,林男陸續帶著王姓兄弟拿房產抵押借貸,以借新還舊的方式先後向2家當舖、2位私人放貸借款,從100萬、250萬、500萬、840萬借到960萬,債主為了證明王姓兄弟有借款,還擺出一疊700萬元的現金在他們面前,刻意讓監視器拍下合影,同時要兩兄弟辦理數份不限定用途的印鑑證明。

去年10月,林男一走了之,蔡姓和蘇姓債主在王姓兄弟的門前貼公告,限他們10日內搬家,並斷水斷電不給住,還以抵押權向法院聲請強制執行、拍賣房產,王兄不明就裡,求助村內的代書郭明輝,郭男代為查詢才知他們已不是屋主。

郭男表示,借840萬給700萬,利息這麼多?而且直接給現金?7百萬要怎麼清點?現場的其他人全避開監視器…,還把沒有保存登記的地上物先移轉,再向法院拍賣土地,郭明輝認為借錢過程太不合理;今年1月,「材哥」、「同哥」帶著兄弟報警,3月找朋友集資請律師向地檢署遞狀提告林男和債主等人,涉嫌利用王姓兄弟心智缺陷、判斷能力不足行騙,已觸犯準詐欺罪,而且還有重利、偽造文書等罪。

但「材哥」氣呼呼說,提告快10個月,檢察官不曾傳喚林男和債主釐清,眼睜睜看著今年7月房產第3次拍賣流標,最後低價被債主承受,他們擔心未來房產被轉賣,縱使打贏官司,王姓兄弟將求償無門。

所以律師多次向檢察官聲請先扣押房產犯罪所得,暫不要被轉賣,但檢察官卻以案件還未偵查終結,狀況不明,無法確定是刑法詐欺罪還是單純民事糾紛,駁回扣押聲請;他只好再借10萬元繳裁判費提告民事債權不存在及停止執行,但法院裁定要繳218萬餘元的擔保金才能停止過戶。

「材哥」說,12月13日,他告訴王兄期限到了,真的沒辦法再籌到錢了,王兄一時想不開吞服約50顆的精神疾病藥物自殺,所幸「同哥」趕到,將他送醫救回一命。

「同哥」說,本來希望透過司法儘速釐清,還弱勢的智障兄弟公道,但檢察官態度消極,不願扣押房產也不快點查,反而懷疑王兄的智能狀況,還另送鑑定中,這案子是救急救命,簡直要逼人去死。

台中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謝謂誠表示,此案3月提告後,因承辦檢察官在今年8月調動,換另名檢察官接手,由於尚無法認定是刑事詐欺的犯罪所得,檢察官為避免無端侵害個人私權,才駁回扣押聲請,目前案件持續進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