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陳筱惠報導/編輯室報告】

不是只有惡房東,租屋雙方為求保障大多建議會將租約拿去公證,但房東若不慎遇到惡房客,某些時候「契約公證」就會變成桎梏房東的手段,讓包租公、包租婆們進退兩難,一般來說住宅租賃較少公證,但店面、辦公室交易則十分常見。

房東J先生與房客將租約拿去公證,沒料到對方竟搞失蹤,不僅沒交租現場也已經搬離,完全聯絡不到人解除契約,想將房子收回自用不再出租,卻收到國稅局以當初公證契約金額,要租賃所得課,使他十分緊張。

中信房屋法務專員洪堯漢表示,若租客積欠租金、水電費達二個月以上,或違反其他契約規定,房東可發存證信函催告並終止租約,租約終止後以公證契約為執行名義,向法院提起強制執行請求返還房屋。

不過最圓滿的處理方式,是屋主找到租客私下和解,終止契約,再依契約公證執行名義,向法院提起請求返還房屋。但洪堯漢進一步說明,若房客烙跑找不到人,房東就要依照程序,寄送存證信函至租屋處或身份證戶籍地,未收退回後,才能再向法院聲請強制執行時聲請公示送達,多了一道手續與時間往來。

至於稅務問題,終止租約不影響已繳納稅務的效力,若有稅務疑義,可向國稅局去電查詢,也能出示租約終止相關證明給國稅局重新複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