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報導/編輯室報告】

小套房社區是不少外地學子及工作族的暫棲之所,社區住戶動輒數百戶,出入相對複雜,鄰居背景更是難以掌握,什麼樣的怪事都可能遇到。一名居住台中市北屯文心路的王姓民眾,到台中工作8年,自曝住在這樣的社區,除了夜夜叫床聲伴入夢鄉,回家發現社區有人跳樓,什麼樣事都碰過,「但是最離譜的一次竟是要幫忙鄰居抓白嫖客」。

王先生大學畢業後,因朋友介紹工作而成了「南漂族」,過去8年時間曾經換過北區、西屯及北屯等3處套房型社區大樓。他分享經驗說,台中小套房社區便宜,一個月租金才5000~7000元,但是出入分子相對複雜,回家最常聽到的是隔壁歡淫叫床聲,空中飛人(自殺)也遇過幾次,但這些都還算還好,畢竟可以視若無睹,但最麻煩的就是「喊救命」。

「套房社區難免會有情侶、小夫妻吵架,吵得兇就會喊救命,聽到別人呼救,很難睡得安穩,會想出去一探究竟。」王先生說,有次半夜兩點某戶女方可能遭到男方家暴,女方跑到住家陽台喊救命,結果又被男方拖回去,自己也只能趕緊跑到對方社區管理室,請管理員處理,算是愛莫能助。

其中有次經驗讓他最感到新奇、記憶猶新。他說,某天假日在住家煮麵看電影,突然聽到外頭又有女生喊救命,當下直覺要出去幫忙,打開門就看到一名穿著情趣內衣的女子向自己求救說「有人想性侵、幫幫我」,接著馬上一名半裸男子衝了出去,當下本能反應也跟著衝出去。

王先生說:「當下直覺可能是闖空門或有壞蛋,還是一名半裸男子,所以一定不能放過他!」開始一路從10樓狂追到8樓,過程中還一度將該男子從樓梯踹下去,再經過一番纏鬥,花了好一番力氣,跟著另二個後來居上的鄰居一起制伏,為了要弄清狀況,一邊問著他「到底要是誰、要幹嘛」,對方卻都不回應,於是就押著他到1樓管理室尋求報警幫忙˙。不過正當想喘口氣之際,沒想到這名半裸男子,趁這個空檔,不顧車水馬龍的危險,一溜煙直直往文心路衝了過去,為了怕危險,大伙也放棄了追逐。

過沒多久,4~5名警察趕至社區大樓,王先生邊敘說著事發狀況、邊帶著他們到事發地點。他最後表示,經過側面了解,原來是鄰居疑似「賣淫個工」,因為這名嫖客一進門就想要硬上,行為相當粗暴不聽勸,還弄傷了女子,又不照規定事前付款,疑似想要「白嫖」,女子很害怕才會掙脫跑出來喊救命。

王先生嘆,原本想說社區安全大家要一起維護,纏鬥過程不僅手背凹到脫臼,還差點被反咬一口,還得幫忙做證人,結果竟然可能只是白嫖不付錢,想一想還真的挺有趣,只不過這名女子曝光後,也被社區趕了出去,不得再入住。台灣房屋智庫資深分析師陳炳辰則建議,套房社區出入背景較複雜,但是一般社區都會有監視器,也不知道對方是否有武器,遇到相似危急狀況還是由保全處理較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