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記者戴瑞芬報導/編輯室報告】

微信公眾號近日熱傳《那個辭職隱居終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來了》文章。文中提到,在終南山生活的隱士們,因為房租和生活成本高漲,被迫下山回歸紅塵。

相傳姜子牙、張良、孫思邈、陶淵明、王維等,在人生急流勇退後都隱居終南山。終南山自古就有「天下修道,終南為冠」的美名。

北京青年報報導,目前終南山隱士大約有5000人,佛教徒和道教徒占90%,剩下10%有信仰其它宗教的,也有只是想找個清淨地方生活的。

但山中住所有限,因為供不應求,最近租金價格水漲船高。據瞭解,早年終南山的房租行情一年人民幣數百至數千元不等;現在很多土坯房已經漲至人民幣1.5萬至2萬元,甚至屋主要求租客一次付清5年人民幣10萬租金。

不僅房租,吃穿用度也比以前貴了很多。據統計,在山上居住一年連帶房租年花費至少需要人民幣3至4萬。

報導指出,早年隱居終南山讀書、攝影、種菜的隱士反映,因為租借的小院年租金從人民幣400元漲到2萬,「不堪重負,不得不回城找工作」。

原本要遠離紅塵,卻因為生計被迫再入紅塵,令人唏噓不捨。不過,西安長安區政協委員、長安區道教協會秘書長梁興揚在微博上表示,導致隱士下山的原因,應該是秦嶺近期加大進行違章建築整治和環境保護。

在終南山小有名氣的終南草堂,正因為部分違建,五六間木屋權遭到拆除。梁興揚說,「不少隱士沒了住的地方,自然就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