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劉利貞報導/編輯室報告】

上海市是中國商業與金融之都,總人口數略高於台灣,其中約1000萬人來自外地。這些懷抱著「上海夢」、從中國各個角落湧向黃浦江兩岸的異鄉客,最先面臨的就是居住問題,而這也成了絕大多數人最沉重的生活負擔。

香港英文媒體《南華早報》報導,章靜(音譯)今年30歲,8年前懷著大展拳腳開創一番事業的心願,從江西省來到上海。如今現實已讓他明白,那一切不過白日夢而已。令他鬱鬱寡歡的理由和大多數人相同:上海高昂的生活成本。

本身就擔任房屋仲介的章靜,每月支付4000元人民幣(約1.8萬元台幣)在浦東塘橋區租下了1間面積30平方公尺的公寓。光是租屋費用,就佔去他月薪的一半。他說:「無論是擁有商用或住宅不動產,房東一向是這個城市經濟繁榮下最大的受益者。房租持續上漲,推升了我們的生活成本。」

上海市約有1000萬人口是從中國其他地方移居當地工作或生活,其中大部分都沒有本地戶口,在政府為了抑制房價上漲而採取的限購措施下,無法在當地購屋置產。

當地租屋需求預期將升抵400萬戶,上海市政府已計劃興建上千套房屋用於租賃,提供給低收入居民、新創企業家及科技產業從業人員,並打算分配更多土地給租賃用房屋。

不僅上海,2017年北京中央明示要建立「租購併舉」的房屋市場後,一線城市都正設法擴大租賃房屋供應量,作為吸引人才與提振經濟成長的方式之一。

根據全球房地產服務商仲量聯行(JLL),到2020年底前,中國6大城市—-上海、北京、廣州、深圳、杭州及成都—-預期將有75萬套新完工租賃房屋進入市場,是現行6大城市市面上租賃屋存量的6倍左右。

但這個消息絲毫未令章靜感到振奮。「我負擔不起再等待4年,只為求取一個更光明的未來。房地產交易不振,已經對我的收入產生負面影響,但2019年房租卻將再次調漲。在此生活極度艱難。」

外地人到上海居住,通常得仰賴所謂的「影子租屋市場」,也就是上海本地人私下出租的自有房產。這類房屋租金通常每年上漲5~10%,而且租期不穩定並欠缺透明公開化。

根據仲量聯行,在中國租屋人口已超過2億人。美國物業軟體開發商Yardi Systems 旗下RENTCafe調查顯示,2017年上海名列亞洲房租第3昂貴的城市,僅次於香港和新加坡。

對章靜這類每月收入約1萬元人民幣(約4.5萬元台幣)上下的人來說,只要房租下降,就能夠改善整體生活水準。「如果我每個月能省下1000~2000元人民幣的房租,就能花更多在飲食和衣著上。房租是影響我生活最大的因素。」

中國政府一直企圖建立更為透明的租屋市場,以滿足大城市對租賃房屋的強勁長期需求。在土地使用分配上,中央政府已把租賃房屋計劃列為優先,並給予承租人和屋主對等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