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陳筱惠報導╱編輯室報告】

新北市一名65歲蔡姓老木工,因為不識字,筆記本總是簡單標註「可以」或打「×」,連合約都不會簽,與某家設計公司僅以口頭約定,承接總金額高逾500萬元的5件工程案,卻遭惡意賴帳,官司纏訟4年終獲勝訴,但老木工卻在判決前2天因肝癌過世,無法親眼見到正義被伸張,他的妻子難忍悲痛泣訴:「他一生沒欠人錢,怎麼會這樣?」

新北市土城區蔡姓木工老師傅,與設計公司陸續承包5件個案,統包泥做、水電、油漆等工程,工程總金額高達500多萬元。不過當時蔡木工因為不認識字,並未與設計公司簽訂正式合約,雙方僅以口頭約定,施作過程中因設計師不斷更改設計,導致材料費用大增,但事後設計公司卻僅以最初的估價單為準,不願負擔後續增加費用。

蔡姓木工因收不到帳,被下游廠商追債、告上法院,木工的妻子求助無門而找上住宅消保會求助。住宅消保會理事長吳翃毅描述:「那是中秋節的晚上,我在公司加班接到這通電話,蔡太太哭著求救:『他一生沒欠過人錢、認真工作,為什麼會這樣?』」當下住宅消保會便趕至木工家裡了解情況、協助調解。

「這位老先生的確不認識字,筆記本上面都是簡單的標註,如『可以』,或畫『???﹛z等符號。」吳翃毅認為,這顯示蔡木工不善簽訂合約,雙方調解破裂,走上訴訟,因司法程序曠日廢時,官司一打打到三審定讞已經4年後,設計公司才願支付3間共180萬元、2間共240萬元、1間90萬元,總計共510萬元的價金。

吳翃毅表示,其實蔡姓木工不是裝修工程糾紛的個案,最近該協會也遇到類似案件。他認為「裝潢」類的糾紛應擴大消費者定義,包含木工與下游廠商也應受到合約保護。

因此除了屋主與設計公司合約外,吳翃毅強調,設計公司與工班間的合約也相當重要,建議除了基本白紙黑字,單位數量、甚至是品牌型號的價錢,都要清楚標示,工班或承包廠商對於超過50萬元的工程費用,也可以委託住宅消保會的合法第三方機制「裝修信託」,以保障當事人自身權益。

凝思創意設計師張茲文表示,這類糾紛在市場上的確常見,設計公司與工班間的合約常只是報價單,建議上面仍應詳列工期時間、款項比重與交付價金的時程,讓設計公司得以掌握進度,也讓工頭掌握人數。至於施工中途的追加、減歸,則屬另列款項,通常若設計師端有與屋主做好溝通,金額不至於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