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券時報網楊朝清報導/編輯室報告】

新年第一天,在萬科城小區,安徽蕪湖市鳩江區的垃圾分類試點工作如火如荼地開展起來。該小區生活垃圾分類採用“四分法”實施,即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廚餘垃圾和其他垃圾,其中可回收垃圾箱在小區集中擺放,居民刷卡分類投放,可獲積分兌取相應獎品或沖抵物業費。

垃圾作為一種有用的資源,長期以來沒有得到足夠的價值認同。傳統的垃圾回收方式,要求老百姓有意識地將一些廢舊物品儲備在家裡,要么“碰運氣”遇到流動攤販,要么自己將垃圾送到回收門店,通過市場交易得到的收入很少,從而損傷了市民的參與熱情;一些市民嫌麻煩,寧可自己將垃圾進行處理,也不願意通過垃圾分類來進行利益變現。

在一個利益去“魅”的時代,垃圾分類也要尊重和回應老百姓的利益訴求。不論是“農藥瓶回收”,還是“垃圾兌換超市”,只有讓人們有利可圖,才能提升人們參與垃圾分類的意願與動力。與“以物換物”相比,“沖抵物業費”的激勵作用更有效力;畢竟,用垃圾兌換商品並非對所有業主都有吸引力,而“沖抵物業費”卻能觸動所有業主關於利益的敏感神經。

建設美麗中國,推動垃圾分類,不僅需要公共部門的責任與擔當,也不能忽略公眾參與的積極作用。激發社會活力,暢通公眾參與的渠道,當垃圾分類的參與者越來越多,不僅有助於環境保護,也有利於資源的可持續利用與轉化,從而有助於建設一個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

從發達國家和地區的成功經驗來看,垃圾回收要實現可持續,就必須形成一種完整的、成熟的、穩固的利益鏈條。換言之,垃圾分類不能只單一方面受益,而是要實現多方互利共贏、合作共治。對於小區物業而言,垃圾分類不僅美化了社區環境,也提升了業主們繳納物業費的主動性;對於市場方深圳某環境科技企業而言,“垃圾分類沖抵物業費”能夠提升自己的工作業績,為垃圾回收提供更多的“源頭活水”。此外,公共部門在政策傾斜、財政補貼上給予垃圾分類一定的“制度補血”,有助於讓垃圾分類更加持久、更有活力。

德國社會學家韋伯有句名言,“人是懸掛在自己編織的意義之網上的動物”。垃圾分類的“意義之網”,不能自彈自唱、孤芳自賞地對老百姓進行“道德捆綁”,而是要讓遵循社會規範的市民們得到更多的利益支持,實現道德價值與使用價值的有機統一。 “垃圾分類沖抵物業費”不僅幫助市民們塑造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也有助於建設一個低成本、高效率的社會。 “一把鑰匙開一把鎖”,很多業主都參與到垃圾分類活動中來,生動地說明“沖抵物業費”找到了解決問題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