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張欽報導/編輯室報告】

基隆婦人陳林純艷2009年底發現透天厝下陷、傾斜,委託台灣省土木技師公會鑑定發現是水公司的雨水分流管破裂,導致地基掏空釀禍,怒告基隆市自來水公司第一區管理處(下稱:水公司)求償789萬元修復費,經纏訟8年,一到三審都依水公司聲請中華民國建築技術學會的鑑定報告,判陳林純艷敗訴,還要她支付40多萬元鑑定費,事後她卻發現3位鑑定人中,有2人土木技師早被註銷,根本無鑑定資格,據此「新事實、新證據」聲請再審,不料仍被駁回,理由竟是她「早該知悉」這2人資格不符。陳林純艷痛批:「法院把責任丟給民眾,誰還敢相信司法?」

陳林純艷受訪時哭著說:「法院讓沒有執照的技師鑑定,還採信建築技術學會的鑑定報告,卻把這個錯踢皮球給我們,情何以堪。」陳婦的兒子陳穆宏也說:「法院都不知道的事,民眾怎麼會知道呢?查出來還被酸這個證據早就存在,不能作為新證據,是我們小老百姓該認倒楣?這樣的司法有改革嗎?還有天理嗎?」

做出中華民國建築技術學會鑑定報告的3名土木技師中,鄭安及朱國琴的技師執照早被註銷,其中鄭安目前在宜蘭大學任教,《蘋果》打電話到他的研究室,他低調表示:「不方便作任何回應。」朱國琴則聯絡不上,無法得知回應。

這起傾斜屋鑑定糾紛緣於1983年,當時從事營造業的陳林純豔在基隆市義五路自建透天房屋,居住到2009年12月間,房屋突然沈陷、傾斜,隔月市府請有線電視業者到她家進行寬頻管道施工,開挖屋前道路時,瞬間湧入大量自來水,才發現自來水公司的給水管與雨水分流管破裂漏水,導致房屋基礎土壤嚴重流失而毀損。

陳婦委託台灣省土木技師公會鑑定確認房屋傾斜,肇因自來水公司的雨水分流管損壞及水管接頭漏水導致地基土壤流失,經計算房屋修補費要789萬餘元,因此提告請求自來水公司回復她家原狀並補償789萬餘元。

自來水公司辯稱陳婦自行委託鑑定,無法證明其房屋傾斜是水管漏水所致,另向法院聲請改由中華民國建築技術學會鑑定,結果大逆轉,由鄭安及朱國琴等3名土木技師聯名出具的鑑定報告指出,該屋傾斜、地坪沈陷及損壞原因與自來水管漏水無關,還稱建築學會委託宜蘭大學檢驗中心土木材料試驗室鑑定技師督導,經透地雷達檢測,確認該屋傾斜方向,與自來水公司管線漏水無關。

基隆地院、高院、最高法院都採信中華民國建築技術學會鑑定報告,歷經8年審理,判陳林純艷敗訴確定,但陳婦認為鑑定有問題,朋友得知後,協助她查出法院委託鑑定的3名技師中,朱國琴早在2009年被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公告註銷技師執照,鄭安的執照更早於2007年被註銷,根本沒有資格從事相關鑑定。

事後陳婦以此「新事實、新事證」聲請再審,不料仍遭最高法院駁回,理由竟是鑑定人執照被註銷的資訊,早已存在於政府公開資訊,陳婦應可自行查詢得知,所以認定該理由並非新事實、新證據,駁回再審聲請。

陳婦的兒子陳穆宏痛批,中華民國建築技術學會鑑定報告指他家是往西南傾斜,但實際上是往東傾斜,報告嚴重錯誤,法院從未親自勘驗,就相信錯誤的報告,而該報告是該學會委託宜蘭大學土木檢驗中心,該中心再委託鄭安、朱國琴、林增吉3名土木技師鑑定,其中鄭、朱在受託前就已被註銷證照,而40多萬元的鑑價費,宜蘭大學先說受學會委託鑑定,後又說根本沒收到任何受託,報告上卻署名是宜蘭大學製作,試問該報告到底是誰做的?錢到誰的口袋?

《蘋果》記者實地瞭解,陳婦的兒子在地板上放置一顆圓球,立刻往低處滾動,證明房屋地板明顯傾斜,陳男還拿著自製的模型,到屋外比對傾斜的角度與方向,證明建築學會鑑定的內容有誤。此外,鄰居也表示,陳婦的家確實傾斜,她們母子為了這件事煩了很多年。

陳林純艷另檢舉鄭安在宜蘭大學任教還違法兼職,並申請懲戒鄭安與朱國琴,對此,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已於2018年12月27日召開懲戒會議,結果尚未出爐。

陳婦指出,宜蘭大學曾於2018年4月回函,指該校確實受建築技術學會委託檢測,費用依校方檢驗規定繳交學校,而鑑定報告出具單位為中華民國建築技術學會,鄭安受檢驗中心委託檢驗,沒有兼職問題,不料,同年6月22日宜蘭大學又回函指稱,經再次查證,校方2011年度尚無中華民國建築技術學會的繳款資料,鄭安也沒有申請校外兼職的記錄。陳婦質疑,鑑定報告封面標明宜蘭大學,那她依法院指示繳交的鑑定費到底是誰收了?(張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