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記者陳俊智報導/編輯室報告】

新北一名陳姓少年3年前到泰山某社區找朋友,因為在中庭玩耍時不慎撞倒花瓶,被花瓶割傷右腳。少年家長認為社區管委會縱容住戶在公共區域隨意擺放危險物品,有管理疏失,興訟求償醫療費、看護費和精神撫慰金36萬餘元,一審被三重簡易庭駁回後,2人不服再上訴,但二審新北地院民事法庭認為少年被割傷完全歸咎其個人行為,官司最後仍敗訴收場。

家長上訴主張,管委會對社區公共區域有維護管理責任,卻縱容住戶在公共區域隨意擺設瓷器花瓶,且沒有設置防護措施或張貼警告標語,明顯有未善盡管理的疏失。小孩是學校籃球校隊,受傷後無法正常訓練,現在看到瓷器都會害怕,因此求償醫療費16735元、看護費72000元、日後傷疤美容手術8萬元和精神撫慰金20萬元。

面對家長指控,管委會提出新北地檢署過失傷害的不起訴處分反駁,並指該花瓶有用繩子綁住,也沒有阻礙通道,事前也曾公告要求住戶勿在中庭打球踢球或玩耍,是少年自己在中庭奔跑撞到花瓶才會受傷。

法院調查,花瓶放置的位置緊靠柱子,並未阻礙通道,一般人正常往來經過時,應部會有撞到花瓶的危險情況發生。此外,證人指稱事發當時少年原本在中庭跟朋友丟球,後來下毛毛雨,他們就在中庭玩追逐遊戲,最後認定是故事少年在雨中追逐奔跑不甚滑倒,然後撞擊到花瓶,花瓶倒地破裂才導致大腿遭割傷。

法院認為,整起事故完全可歸責於少年的個人行為,與花瓶擺放的位置時無關聯,三重簡易庭判決敗訴並無不當,因此駁回其上訴。全案不得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