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週刊謝文哲報導/編輯室報告】

中國陝西省省會西安市22日緊急宣布提升防控等級,對全市社區、單位實施「封閉式管理」,包括每戶家庭每2天由1人外出採購生活物資等,於今(23日)零時起實行,解封時間將另行宣布。中共官媒新華社旗下期刊《半月談》撰文指出,西安此波疫情源頭是一名於本月4日入境的旅客,但西安當局在經過大量疫調工作後,仍抓不出疫情傳播鏈,顯示西安在科學防控、精准防控和常態化防控三個方面的防疫表現並不理想,「在應對疫情已有近2年的經驗下,一座千萬級人口規模的省會城市,在壓力之下的應急表現如此,難免令人大失所望」。

《半月談》這篇文章標題為〈拷問西安疫情,千萬人口重鎮應急表現何以如此〉。內文寫道,西安教師楊萌以「混亂」形容這週的前2個工作日。為了能順利上班,楊萌和身邊不少人一樣,選擇了連夜去自費核酸。沒想到,週一(20日)一大早,一碼通系統的崩潰,讓包括楊萌在內的西安市民們陷入了更大的無措。公交、地鐵只能手動登記,連夜做的核酸檢測,因為系統故障,沒法查到檢測結果。

對今年即將參加研究生考試的學生貝拉來說,西安的疫情更是讓她不知所措。她是陝西其他城市的考生,考試地點在西安的西京大學,昨晚陝西省雖已針對受疫情影響的考生做出了新的安排,但如她一樣省內跨市的考生仍面臨「跨市從嚴」的巨大難題。「要麼放棄考試,一年努力打了水漂;要麼冒著感染風險去西安,返鄉還需要自行承擔隔離費用等一切後果。」說到這裡,看不到在低風險地區考點借考希望的她失聲痛哭。

文章評論道:「在疫情陡然進入快車道的當下,這座城市的應急管理系統正備受拷問。」

根據陝西省疾控中心主任劉峰介紹,此輪疫情中,西安市已出現隱匿性傳播,形成一定規模的社區傳播。目前,西安市內出現過陽性病例的封控區已達90個。

西安自12月9日報告首例本土確診病例後,18日起每日新增開始突破2位數,21日單日新增本土確診病例52例,4天裡累計新增確診病例已達125例。武漢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宇傳華日前表示,隨著西安全員核酸推進,未來不排除新病例的數位還會在高位運行。

據陝西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消息,西安當地36例本土病例基因序已證實均為Delta病毒,且均與12月4日入境航班PK854旅客中發現的輸入病例高度同源。「據此可以初步判定,此番仍是境外輸入引發的本土疫情。」

但值得注意的是,本輪西安疫情源頭錨定在12月4日的入境航班,至今已過去了18天;而當地第一例本土確診病例的報告日期為12月9日,至今亦已有13天。並且,當地首個通報的本土確診病例並非源自機場,而是入境人員隔離酒店的工作人員。

各國機場及防疫飯店出現病例的現象並不鮮見。專家指出,問題在於「現在(的疫調)根本就是一筆糊塗帳,到底是從防疫飯店漏到了社區,還是從入境時就漏在了機場,都還不清楚」。西安發現疫情的時候,病毒可能已經歷了多代傳播。

此外,整個西安市至今已發現多條傳播鏈,且經過大量疫調工作後,各個傳播鏈之間缺少明確的關聯性。譬如12日確診的雁塔南路子午門診部工作人員,前後均無相關新增病例,其感染源至今仍不明。

不僅如此,作為省會城市,西安的四通八達讓這樣的隱匿性傳播充滿了外溢風險。截至目前,咸陽、延安、東莞、北京四地已出現相關病例。

其中,北京宋莊相關病例是一位高三藝考生。該生於12日參加了西安藝術聯考,後於14日持核酸檢測陰性報告返回北京,19日核酸檢測報告為陽性。而與其一同參加聯考的其他考生的情況目前尚未可知。

文章評論寫道:「就目前來看,作為一個省會城市,西安在科學防控、精準防控和常態化防控三個方面表現並不理想」。

更讓西安當地居民無法接受的是,疫情爆發後他們所經歷的一個個魔幻情節。有當地網友發微博表示,21日在西安航太星河公園做核酸檢測,寒風中排隊5個小時直到天黑,結果數百人被告知,因核酸系統當機無法完成檢測;另有核酸採集點因系統當機,通知已經採集的樣本作廢,需要重新採集。

更令人崩潰的是,西安的健康碼系統「一碼通」也發生故障。公車、地鐵沒辦法出示綠碼和核酸檢測報告,民眾須排隊一個接一個手動登記身份;有人選擇徒步到辦公大樓,發現沒有一碼通也進不了大樓,再徒步回家,又進不了社區。

為此,西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建議市民,為減輕系統壓力,非必要不使用。西安大資料局局長劉軍回應一碼通故障稱:「每秒訪問量達到了以往峰值的10倍以上,造成了網路雍堵。」

核酸檢測對很多市民來說,也是受盡波折。化名為楊萌的西安當地居民說,21日中午,她臨時接到通知進行全員核酸檢測,立馬趕去現場,沒想到,前面的隊伍已經排了近500公尺之長。

22日凌晨3時,還在睡夢中的市民汪冰心(化名),便被敲門聲叫醒,要求她和家人下樓做核酸,「很多社區的人都說,他們也在凌晨被叫下樓排隊核酸。挨家挨戶敲門和檢測的工作人員都很辛苦,但像今天這樣白天沒做、晚上趕工的安排實在讓人無力吐槽。」

一位滯留在西安北站的乘客在社交媒體上還分享了自己被政策徹底搞暈的經歷,「排隊1小時核酸,12小時後出結果,買動車票後再用1小時去高鐵站排隊1小時,被通知需要開街道辦事處證明,於是退票;坐車1小時去街道辦排隊半小時,街道辦的人說,低風險區不需要證明,拿著24小時內核酸即可;錄音後,再花1小時返回高鐵站,高鐵站人員表示必須有證明;又返回街道辦,核酸已超時,又去排核酸;12小時後拿到證明去街道辦,街道辦讓去社區開證明,去了社區先寫承諾書,寫好後蓋章,再去街道辦蓋章開證明;到了街道辦,工作人員表示領導正在協商,等著等著,核酸報告又超時了……」

文章最後評論道:「誠然,疫情防控之下樁樁件件都是大事,但在應對疫情已有近2年的經驗下,一座千萬級人口規模的省會城市,在壓力之下的應急表現如此,難免令人大失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