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記者王捷報導/編輯室報告】

任姓退休警員疑鄰居母女罵他「警察垃圾」又欺負他養的小狗,他在大樓中庭緊跟母女後方做出揮打、腳踢的動作,管理員前來制止時,任男嗆稱:「打我的狗,就打死她再去關。」法官認為以恐嚇罪的條件來看,必須傳達確定的惡意,任男嗆這句話,取決鄰居是否有打狗這個不確定性,所以不構成恐嚇,但任男身材魁梧又貼近鄰居做出腳踢、揮舞的行為會讓人感到害怕,這就構成恐嚇了,所以判他拘役50天。

據了解,任男已經從警界退休10年,有同事回憶,任男是可靠的前輩,老學長對晚輩也很照顧,只要跟任男聊到狗,話匣子就停不下來;前年11月任男也是為了狗被鄰居提告恐嚇,當時任男牽著兩隻寵物狗搭電梯遇到鄰居母女,鄰居讓任男先搭電梯,母女倆就往中庭走去,沒想到這時任男追了上來,貼近母女做出揮打、腳踢的動作,保全趕來排解糾紛,任男卻向保全嗆稱,如果鄰居打他的狗,就打死鄰居再去關,讓鄰居相當驚恐,因此報案。

檢察官認為,任男貼近鄰居做出揮打、腳踢的舉動涉犯強制罪,而那句「打狗就打死你」的言論則涉恐嚇罪,任男當庭辯稱,他沒有恐嚇或強制的犯意,而是因為聽到鄰居罵他「警察垃圾」不僅罵他也辱罵他的狗,鄰居還踢他的狗,讓他的狗兒嚇得在地上翻了三圈,他只是想找對方理論並不是恐嚇。

任男委任的律師辯解,任男的主觀上沒有犯意,會做出這些行為,是為了維護自己的「人格權」,簡單來說任男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才上前與鄰居理論,另外任男從頭到尾並未碰到鄰居,揮打、腳踢的動作並未造成鄰居的傷害,而刑法傷害罪並不處罰未遂犯、預備犯。

法官拿出2019年最高法院的一個判例解釋恐嚇罪的規定,這個判例中認為,如果傳遞出「不確定」的惡意,那可能就不構成恐嚇了,以任男的說法「如果打狗就打鄰居」,取決鄰居是否有打狗,這就成立一個不確定的條件,也就不符合恐嚇罪的規定了。

但是,法官解釋恐嚇罪的構成要件中,任何舉動、言語,只要客觀上讓被害人感到畏懼,就可能構成恐嚇罪,所以即使任男與律師都強調,沒有碰到鄰居,但他身材魁梧又做出揮打的行為,足以讓人害怕,而且人與人交往有一個「心理邊界」,如果相隔太遠會有疏離感,而距離太近又會感到威脅,任男幾乎貼近鄰居並手指兩人,讓鄰居感受到脅迫而閃避、後退,足以認定是恐嚇,所以判處任男50天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