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流新聞網記者胡照鑫報導/編輯室報告】

買房成了年輕人不敢做的夢,就像鳳飛飛經典名曲「掌聲響起來」,最近被改編成「漲聲響起來」,其中兩句:「高樓蓋起來,我卻每天忙著還房貸」。政府為了扼阻房價繼續飆漲,內政部、財政部和公平會正在立法院為打炒房五大措施,進行修法的攻防。同時,不動產業聯盟紛紛發言,護衛業界權益;學界也不甘沉默,站出來呼籲政府要行大於言,早日還給民眾一個可以負擔的殼。

「立法院是權力和利益的角力場。今年是選舉年,各方透過各種管道相互叫陣,是有熱鬧可看了。」國家公益發展協進會理事長黃丙喜表示,選前是舉手,選後是拳頭,深受無之苦的民衆是要好好把握手中選票,看清楚誰是炒房的代言人。

在德國、芬蘭和新加坡有講學經驗的黃丙喜,看到這三國都是人民居住幸福指數前段班的國家。他認為台灣不能重蹈香港的住房困境,大樓愈蓋愈高,但人們居住的幸福卻離天堂愈來愈遠。德國房價近年失序上揚引發的民怨也愈來愈高,政府要引以為戒。

新北市府市政顧問許元國表示,住宅政策必須考慮總體經濟及社會文化因素才能成功。房地產本就是一個市場,政府介入的目的是先要讓供需結構平衡,同時也從人民對房產投資觀念也做根本的改變,提供青年人多一些只租不售的社會住宅。雙向並進才是正確的行動對策。

許元國認為,居住正義不是打倒建商或房屋擁有者,而是讓無殼者也有可負擔的居住或租屋空間。打炒房不是一個國家應有的住宅政策。政府應該打和拉並用。政府應該參考新加坡經驗,提出一個比較健康的態度即用積極的「安家政策」取代消極的「打房」。

台北市樂龄互助合作社理事長陳惠湘指出,房地產市場隨著近年經濟、金融、社會和人口結構的改變,已經出現多元需求的不同趨勢。政府於住宅政府更應講究「精準行銷」。精確對準經濟較弱勢的青年和銀髮族群來考量,廣建出租型社會住宅,以安心租房取代買房,讓其能安居樂業,而其他高所得房市則交由自由市場運作,學習新加坡的做法。

「動用刑法抑制投機炒房是一種過於民粹政治做法。」中華知識經濟協會前理事長陳鴻儀表示,有錢的人不能多買房,那土地呢?股票呢?過於濫用刑法將使自由經濟私有財產體制太受損害。房價是一種供需問題,不從供需的根本上去解決問題,其他辦法都將只是一時有效的飲鴆止渴。

「居住正義喊很容易,但正義的精義是渡過難關,不是劫富濟貧;居住的價值是安身立命,不是投資商品。」台大前社科院副院長邱榮舉說,內政部新修法提出的限制私法人投資住宅房產的做法是對的。住宅不是一般商品,有必要管制它的被炒作。但都市更新要更積極運用公權力擴大推動。

許元國根據新北市府的經驗,建議降低租房「租金薪資比」是最有效幫助無殼青年的方法。目前都會地區的房屋租金佔青年薪資所得高達30%左右,扣除生活所需所剩無幾,置產猶如夢幻。出租型住宅的「租金薪資比」應降至佔基本工資的15%左右,並依實際薪資做分距的調整,以更符合居住正義的精神。

經濟專欄作家戴肇洋認為,公有土地被標成天價也是引發房價飛漲的源頭。建議全面整頓公有閒置或畸零地,如軍方閒置營區,優先供做興建出租型社宅。並及早規劃私校退場機制,並將其土地轉移為老人住宅的興建使用。

玄武設計建築師黃書恆指出,都會地區都市再生的落實過於變慢,也是造成今日房屋市場被容易炒作的主因。政府太保守、建商和住戶太貪婪是今日都更成效不佳的阻礙。建議中央和地方政府對於住宅建築,更加放寬容積管制,加大獎勵誘因,具體加速全民生活品質的推動和社會居住正義的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