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報導/劉烱錫撰文/編輯室報告】

自治的小社區真能改變國家與國際政策嗎?早在1986年蘇聯車諾比核災後不久,德國東南角約2700人的萱腦自治社區(Schönau municipality)為了拒絕核電,幾個小學老師發起社區運動,從省電開始到開發再生能源,包括已廢棄水力電廠、風車、水車、太陽能都被用上,進而買下電力公司的電網,終於和公民團體在2000年催生再生能源優先法等。不僅改變德國政策,也影響各國。

已故德國媳婦賴芬蘭女士更回台推動,不遺餘力,台灣環保聯盟在2015年5月到台東的達魯瑪克部落演講德國社區的能源轉型,從萱腦社區開始,擺脫財團掌控,做到利潤民主化,已有超過100個自治社區達到100%的能源自主。這次我參加聯合國於12月上旬在波蘭的卡托維治市舉行的氣候變遷公約第24次締約國會議,乃順道參訪。

經由聯繫,我參訪了2017年再生能源發電量與社區總用電量達500%的維爾德波爾茨里德自治社區(Wildpoldsried municipality)。從慕尼黑搭火車往維爾德波爾茨里德社區約需1.5小時,沿路可看到很多村莊與牛棚的屋頂,普遍裝置太陽能板,風力發電機也偶有看見。

維爾德波爾茨里德社區議員兼副首長君特.穆格雷(Günter Mögele)接受我的訪問。他說今年又增加新風機,再生能源已達到800%了,他展示可上網查詢的即時發電量,下午約5點半,達2900%,因為當時風力很好。

維爾德波爾茨里德社區的再生能源成績是怎麼辦到的?該自治社區每5年直選1名行政首長與14名議員,副首長君特說這要從他在1996年擔任行政首長時開始,他們的農產品因受車諾比核災的牽連,居民們開始思考如何讓這600、700年歷史的村莊永續下去,醞釀了3年,終於在1999年開始行動。

從小學、幼兒園、社區辦公室等屋頂開始集資裝設太陽能板,然後鼓勵私人投資自己的屋頂、車棚、洗澡間、牛棚等。接著投資風力發電,最近這幾兩支新風機的效能更大,一下子把電力自給率從500%拉到800%。我問,錢從哪裡來?他稱限定只由居民投資,但錢不夠,這兩支風機有60%向銀行貸款。

由於德國各種再生能源發電的躉購費率差很大,風電最低,比電價還低很多,所以他們把費率高的太陽能、沼氣發電全賣出,較便宜的風電則先賣給居民使用,居民可省錢,社區也有賺頭。這些聰明的調整作法,有賴他們花大錢投資的智慧電網。

歐洲冬天的房屋需要供應大量暖氣,這很耗能,維爾德波爾茨里德社區有自己的暖氣供應系統,全社區埋了約3.5公里長的管路。暖氣的熱能有7成靠自己生產的森林小徑木與支梢材、沼氣、太陽光熱提供,不足才用到電力。

節能也很到位,社區投資的旅館內,當有人到達時,該角落的燈才會亮,晚間社區的照明也夠了就好。此外,他們盡量使用木造建築,包括家屋、公共建築、體育館等,由於樹木伐採後會再新植,可算零排放,加上木建築也可儲碳,可幫地球大氣減碳。

副首長君特隨時上網看發電與用電情形,社區發電越多、自給率越高,他就越有成就感。他曾於2017年夏天受地球公民基金會與旗美社區大學邀請來台演講,看到太陽這麼大,認為台灣社區綠能產業應該很有潛力。

這次的氣候變遷公約會議,我經常跑再生能源績優國家的場,包括德國與北歐等,他們再生能源的佔比都很高,德國達40%,北歐更高。瑞典、挪威、芬蘭善用木材廢料。地形平坦的丹麥再生能源佔比超過70%,風力和畜牧沼氣是主要來源,丹麥奧胡斯大學(Aarhus University)的農業生態學系Uffe Jørgensen教授向我指出,為了發展牧草兼生物能源,他曾經到東亞收集到200個五節芒的品種,從台灣的低海拔到高海拔都有,下了很大功夫。

除了陸地外,北歐各國也利用海床培養大型藻類,猶如雨林,固碳效果佳,又可提供動物棲息場所,也生產可食用的透明吸管等食物、化妝品等。整體而言,台灣再生能源的佔比在已開發國家中,仍敬陪末座,減碳努力也不算積極。蔡英文總統設定再生能源佔比要到2025年才達到20%,屆時也只是中段班而已。

台灣的電價與已開發國家相較,實在太便宜,以2017年為例,台灣僅約2.5元,美國3.9元,日本6.9元,德國則10.5元。德國的高電價也是促進社區發展再生能源的重要誘因。經濟部能源局已在2018年底遴選達魯瑪克等十個社區,預定在2019年推動這些社區規劃綠能產業。相信政府若能誘導越來越多的社區、家戶認識氣候變遷,並且可投資綠能獲利,相信台灣民意會更支持提高電價,讓台灣可再生能源有更好的發展環境。

台灣各部落領域通常有豐富可再生能源,筆者認為政府可仿效德國來協助發展。例如我國2018年有厭氧消化設備(沼氣發電)生質能的躉購費率為每度電5.0161元,無厭氧消化設備生質能(燃燒發電)的躉購費率僅2.587元,若能提高到4元以上,才較有誘因。

另外若能小調環保法規,使純生質能發電後的灰分經由第三方驗證通過後,不再是有害廢棄物,可作有機肥,這樣一面減少處理成本,一面增加販賣有機資材收入,一來一往也不無小補。如此,即可鼓勵各部落善用保留地經營快速生長的桂竹、石篙竹、孟宗竹、麻竹、刺竹等,一面可產筍,一面可撫育疏伐老熟竹桿為燃料,相信可大舉活化山村經濟。部落領域還有太陽能、山嶺風能、地熱能,以及兼顧生態的小型水力能等,也是部落可評估的投資項目。

我國部落公法人設置辦法草案已提出2年半,遲遲未能實施。在此部落自治仍無著落下,原住民透過部落會議決議授權部落的社團法人、合作社、公司等發展綠能,也是另闢部落經濟自主之道。而一般村莊透過家戶大會作成決議,同樣可以授權法人團體推動社區綠能。

Wildpoldsdried 是具有六、七百年歷史的天主教村莊,祖墳設在村莊中心。作者提供
Wildpoldsdried 是具有六、七百年歷史的天主教村莊,祖墳設在村莊中心。作者提供

風車發電是Wildpoldsdried 的主要供電源。作者提供
風車發電是Wildpoldsdried 的主要供電源。作者提供

畜牧為Wildpoldsdried的主產業,森林佔15%,其小徑木是冬天供應暖氣的主要來源。作者提供
畜牧為Wildpoldsdried的主產業,森林佔15%,其小徑木是冬天供應暖氣的主要來源。作者提供

2019年1月2日凌晨的發電情形。作者提供
2019年1月2日凌晨的發電情形。作者提供